糖果色袜子

[蓝雨]一个段子

魏琛手拿花名册,给头一次在蓝雨青训营里训练的孩子点名。


点到喻文州时,魏琛想也没想地喊道:“鱼文州。”


无人应答。


“鱼文州?”


“鱼文州??”


“鱼文州……我去,到底谁叫鱼文州啊?再不答到我可就把你的名额给删了啊!”


于是喻文州屈辱地应了。


魏琛点点头,接着点名。


“黄少( shǎo) 天……黄少天是哪个?”

魏琛小声嘀咕:“这娃的爹妈怎么不给他取名叫黄多天……或者叫黄多福更好嘛,多吉利!”


还是没人应声。


“黄少( shǎo) 天?黄少天!妈的,今年的小孩都是怎么了,一个个的都不想要名额了??”


于是黄少天同样屈辱地应了。



点名结束后,憋屈已久的黄少天随口向身旁不认识的喻文州抱怨:“你说他故意的是不是?黄少天这名字多好念,很明显就读四声嘛,但是他居然念三声!我靠,真是气死我了,这到底是什么念法!?”


他越想越气,愤而起身一拍桌子,怒骂:“魏深这个老鬼!!实在是太可恶了!!早知道我就不报蓝雨的青训营了!!”


喻文州:“……”

喻文州:“不,我想蓝雨就是最适合你的战队。”



谨记为什么喻队的名字要读玉文州而不是鱼文州_(:з」∠)_

评论(117)

热度(1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