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all叶]叶道长缉妖[一发完]

算是个后续……摸鱼摸上瘾了(。

依然那么污,然而更加ooc,慎入啊_(:з)∠)_

 

文章目录


前文:叶道长捉鬼


 

 

01

 

 

叶修叶道长,年方十八,风华正茂。惹下一堆桃花债,正疲于奔命中。

 

那日叶道长为躲桃花逃回山上,却不想被桃花找上山门。苏师兄一见几人,心生怒火,却依旧面上带笑道。

 

几位来得当真是巧。

 

再过几日,便是我和师弟叶修的成亲之日。

 

既然几位来了,便不妨等到那日,喝杯喜酒再行下山,也不为迟。

 

桃花闻言甚怒,与苏师兄几言不合,乒乒乓乓打了起来,直打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飞沙走石,地崩山摧。

 

叶道长趁此机会,赶紧逃下山去,头也不回。

 

为防道袍打眼被那几人发现,他脱去道袍,换上武服,腰佩法剑,似一武道名门弟子,而非玄门修士。

 

叶道长一路向西而行,准备归乡避一避风声,却在路中被一富商认出身份,又被富商哀求,去他府上捉拿妖物。

 

他虽顾忌被那几人发现,但遇事不能不理,当即答应前往富商府邸,清除妖物。

 

这家富商姓孙,有一独子,名唤孙哲平,与当日黄少天症状一般,皆是陷入昏迷。叶道长仔细一瞧,发现他身上阳气散乱,本源被伤,似是被女妖吸食精气过度才导致昏迷。

 

但奇特之处就在于他身上还有一股妖气护体,帮他稳定伤势,护持本源。叶道长思来想去,猜测也许是一女妖伤他,但又有另外一妖物护他,是两只不同妖物所为。

 

叶道长将灵药喂给孙哲平,助他恢复伤势,又在附近搜寻妖物踪迹,但搜来搜去,叶道长也只找到院中一棵桃树有修炼迹象,若说有妖,也只能是桃树妖一个。

 

可这棵桃树上却不见妖灵,无论叶道长如何引诱,妖灵也始终不出来。

 

桃树妖修炼精物十有八九为女妖,叶道长又猜测,若是只有一个桃树女妖,那或许是她与孙哲平暗生情愫,却又间生罅隙,女妖一怒之下吸掉他精气,过后又后悔不已,方才出手用妖力恢复他伤势。

 

只是不见桃树女妖,叶道长也不能离开。于是他想出一计,就是找一女子假装与孙哲平成亲,明为冲喜,实际上是为激那女妖出来,若是她喜爱孙哲平,必然会不能容忍,现身抢亲。

 

但这计谋有一处不好,便是这女子会有危险。

 

叶道长咬咬牙,将这计谋同孙家人一说,并决意自己扮成新娘,将女妖捉住。

 

几日后,孙家张灯结彩,新迎婚事,叶道长身着大红嫁衣,头戴凤冠,与才清醒过来的孙家少爷拜堂成亲,进入洞房。

 

入了洞房,孙哲平与叶道长在婚房中等待,果不其然,一阵桃花瓣飘落,桃树妖现身房内,却又被房内布置的阵法囚住,动弹不得。

 

叶道长一摘喜帕,却很吃惊,因为桃树妖竟不是女妖,而是个男妖,正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意盯着他瞧。

 

正在道长惊讶间,孙哲平却忽然将他擒住,拿着腰带将他手腕绑在床上。道长不曾防备,孙哲平又好像练过武功,极有技巧,让道长就算有所防备也很难挣脱。

 

孙哲平破坏阵法,将桃树妖放出来。桃树妖坏笑着捏住叶道长下颌,凑过去香了一口,道。

 

你肯定想不到有一日你会栽在我俩手上。

 

哈哈,老子终于能报当年的仇了!

 

叶道长说。

 

你谁?

 

认错人了吧?

 

我不认识你。

 

桃树妖说。

 

我告诉你,我是张佳乐,院里的那棵桃树。

 

你四岁时跟着家人来百花城玩,偷溜进孙府,欺负大孙不说,还把我辛苦结的桃子全都摘光,一个只咬一口,还说难吃,气死我了!

 

当日之仇,我和大孙今日全都要向你讨回来,你跑不了。

 

叶道长说。

 

难道就为了报仇,你们还演苦肉计,把孙哲平伤了?

 

孙少爷说。

 

那倒不是。

 

只是我练功走火入魔,伤了阳气与本源,他为了救我,才用妖力护住我。

 

我父亲救我心切,见我昏迷不醒,又知家中有妖物,才以为我是为妖物所伤。

 

正巧你又路过这里,被我父亲邀请,来我府中除妖,所以我才二人将计就计,引你上钩。

 

张佳乐让叶道长身上的嫁衣半褪,摸摸胸口,亲亲耳垂,说。

 

你穿这衣服真好看,一会也别脱,就穿着吧。

 

孙哲平则拍着道长的屁股说。

 

你不是喜欢桃子么?今天我们就请你吃个够。

 

于是叶道长被翻过去。

 

孙哲平和张佳乐摸桃子。

 

舔桃子。

 

还插桃子。

 

叶道长穿着嫁衣,低着头,看着溅在嫁衣上的桃子汁,羞耻得都快要晕过去了。

 

 

02

 

几日后,吃桃子的叶道长离开孙府,回到家乡,却意外见到许多道士和尚齐聚在此,捉妖拿鬼。

 

原来是近日来家乡地动,裂开地缝,露出一深埋地底的鬼墓。鬼墓妖气冲天,放出许多妖鬼,掳人食人,极为恐怖,就连叶道长的两位邻家哥哥也被掳到鬼墓之中,不知所踪。

 

叶道长闻言又惊又怒。他那两位邻家哥哥乃是他青梅竹马,一叫林杰,一叫吴雪峰,皆大他几岁,从小对他与双生胞弟叶秋极好,与他关系甚为亲密。

 

几年前他回乡之时,曾赠与他二人护身之宝,却不知是否因那些鬼物太过厉害,竟连秘宝都不起作用,害他们被鬼物掳了去。

 

叶道长的母亲含泪与他讲道。

 

你这两位哥哥太过不幸,自他们二人被掳后,未过几日,鬼墓中的鬼物便数量大减,一日少过一日,其余亦纷纷被道长们斩杀,如今已基本无事。

 

要是能再晚半日,他们也就不会……

 

 

叶道长握紧剑柄,转身走出家门,直奔鬼墓,纵身跳了进去,四处斩杀鬼物,奋力寻找着林杰和吴雪峰的身影。

 

快要杀到墓底时,叶道长已经筋疲力尽。墓内尸体堆积成山,他四处翻找,却未曾到那两人,正当他要坐在地上歇息片刻时,一双冰冷的手却突然将他从身后抱住。

 

叶道长正要拔剑,另一双手又将他双臂按住,一边唤他名字,一边露出温和面容,正是吴雪峰。

 

他心中一惊,回头一看,抱住他的另外一人果然是林杰,也在笑吟吟地看着他。

 

可他二人身上鬼气森森,显然不是生人,而已化为鬼物。

 

吴雪峰温柔拂过他头顶,道。

 

你莫怕,虽然我二人已非人身,但不会加害于你,更不会加害乡亲。

 

叶道长眼眶一红,问。

 

我听说自你们被掳至此,鬼物就少了许多,难道都是你们除掉的?

 

林杰抚过他眼角,笑。

 

你可别哭。

 

你若是一哭,叶秋非要找我们拼命不可。

 

不错,那些鬼物都是我们除掉的。我们死后化为鬼物,而且似乎还算厉害,那些鬼物不是我们对手,皆被我们轻松除去。

 

想来再过几日,乡中即可恢复宁静。

 

 

叶道长沉默。

 

他是修道之人,自然知道,若是生人在死后化为鬼物,尤其厉鬼,死前不是有无比执念,就是受到极端痛苦的折磨。

 

他这两位哥哥都是洒脱之人,又无双亲,心中无甚挂念,如今变成这幅模样,想必死前……

 

吴雪峰将道长搂入怀中,温声言道。

 

不必多想。

 

我们非是受到折磨。

 

只是心中牵挂着你,心想无论如何也该见你最后一面,这才维持魂魄不散。

 

林杰也道。

 

不错,你可还记得当年你追在我们后面,跟我们要点心吃,我们逗你,说这点心只能给自己的新娘吃,你便说要嫁给我们。

 

我们又问你,你要嫁谁,你说两个都嫁,把两份点心都端跑了。

 

所以今日,你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啊?小修。

 

叶道长一听“小修”这儿时的称呼,顿时老脸涨红,浑身发软,只得顺从地被吴雪峰和林杰脱去衣衫。

 

吴雪峰和林杰亲吻着他,行事极尽温柔,让叶道长登上极乐,不知年月,神魂颠倒。

 

只有一点不好。

 

就是他二人总逼着叶道长软绵绵地叫着哥哥。

 

还一改往日风雅脱俗的模样,说着各种让道长面红耳赤的荤话,极尽挑逗之事。

 

再到后来,有修士探入鬼墓,就在附近搜索,这两人也不曾停下,只轻轻捂着叶道长的嘴,还捂得不甚严密,似乎恨不得叶道长叫出来才好。

 

叶道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想。

 

小时这两人对他极好,不说欺负他,便是他自己把自己伤了,也要心疼半天,各种好言安慰,不曾让他流过一滴眼泪。

 

谁承想,这两人不欺负是不欺负。

 

可若要动手,便能把很多年没流过眼泪的他直接欺负哭了。

 

 

03

 

叶道长走出鬼墓,又过几日,再次来到鬼墓外杀鬼,却意外遇见熟人,也是两名修士,名为张新杰与韩文清。

 

韩文清和张新杰乃师兄弟,他们两人的师父同叶道长的师父关系极为恶劣,势如水火,韩文清又和叶道长同岁,是以两人从小便被师父们互相攀比,都恨不得能压对方的徒弟一头。

 

张新杰年岁比他们二人小,但和韩文清配合默契,又主修治疗之术,遂经常和韩文清搭档,两人闯下的名声也十分响亮。

 

虽然师父们关系不好,但叶道长和他们两人私交还不错,便跟他们两人打了声招呼。

 

韩文清颔首,张新杰却一把抓过叶道长手腕,说他阴气入体,须得赶快拔除。

 

叶道长面露讶色,随即脸红。因为他已想到缘由,这必是前几日在鬼墓中与林吴二人太过胡闹所致。

 

张新杰说。

 

我为你治疗。

 

叶道长东张西望。

 

在这儿?怕是不太方便吧。

 

韩文清道。

 

去我二人居所医治即可。

 

叶道长跟着他二人进入一小楼,问,如何拔除。

 

张新杰往日神情平静,不知为何,现在却有些冰冷。

 

他说,你已失了元阳。

 

叶道长猛烈咳嗽。

 

张新杰又道。

 

但你体内阴气又极深,没有元阳便不得医治。需要元阳外敷,内用。

 

叶道长拔腿就跑。

 

韩文清一把拽住叶道长,将他往床上一推,居高临下解开他衣带。

 

新杰,动手。

 

张新杰点头。

 

两人动手帮叶道长拔除阴气。

 

一个将元阳外敷,一个将元阳内用,一如往日般配合默契,在床上将叶道长杀得片甲不留。

 

待到施药完毕,张新杰递给叶道长一小瓶灵药,叫他吃下。

 

叶道长接过灵药,问。

 

这药是干什么的?

 

张新杰道。

 

祛除阴气所用。

 

叶道长惊。

 

那刚才……元阳……外敷内用…………?

 

张新杰偏头不语。

 

韩文清面色如常道。

 

那是假的。

 

叶道长目瞪口呆。

 

你们骗我?

 

张新杰终于转过头来,回望他。

 

不错。

 

你小时欺骗戏弄我们那么多次,我们还你一次,又有何不可?

 

叶道长久久无语。

 

但谁他妈让你们还在床上了啊?

 

张新杰和韩文清又都不说话了。

 

这时叶道长算是看出来,这两人向来严肃端正,一个行事直来直往,一个作风极度自律,都极有可能是第一次干骗人的事,此刻这幅神情……虽然不明显,但恐怕是在不好意思。

 

这么一想,叶道长又来劲了,张口就不知死活地调戏两人,又差点被忍无可忍的两人按在床上。

 

眼见着自己又要被拔除阴气,叶道长摆手,急忙转移话题。

 

那啥……

 

两位大哥啊,据我所知,你俩现在云游的地方离我家极远,怎么忽然就跑来这边杀鬼了?

 

张新杰言简意赅道。

 

赶来的。

 

叶道长挠头。

 

为什么?这里难道有好东西?

 

韩文清冷哼一声,道。

 

你不是也说了?这是你家。

 

叶道长不解。

 

我家?对啊,是我家,怎么……

 

他突然卡壳,理解了韩文清的话是什么意思,慢慢脸红了。

 

 

04

 

又过半月,鬼墓之事终于彻底平息,但此事越传越远,逐渐为天下人所知,而奋勇杀鬼的叶道长再度威名远扬,名声大噪。

 

于是叶道长担心的事情又来了——他的那些桃花们又闻讯赶来,要捉他回去成亲。

 

叶道长自然不肯,赶紧卷起行李逃跑,可逃来逃去,总是能被追上,然后再逃,再追上。

 

这日叶道长跑到湖边,解下行李捧起湖水喝下解渴。喝完以后,他擦擦嘴,自言自语一句。

 

难道不管逃到哪里,我都不得安生?

 

 

正在此时,忽然有人骑着把扫帚从天而降。

 

这人头戴尖顶帽,身披斗篷,腰间系着几个烧瓶,一串小星星缀在扫把后面,洒下星光,显得极为绚丽。

 

他落在叶道长面前,打量着他,忽然问道。

 

我是魔法师王杰希。

 

叶修,你要和我去魔法世界吗?

 

 

 

加了那么多拖沓的剧情,其实只是为了嫁衣play和小叶道长叫哥♂哥→w→

最后的老王……感觉古风根本不适合他,于是lo主干脆把他写成魔法师降临异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44)

热度(2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