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周叶]企鹅复仇记

企鹅周×海豹叶

各种不科学,也没什么常识,就是写着玩的段子,你们也看着玩就好,就别那么认真挑Bug啦,么么哒


文章目录

 

 

 

身为企鹅的我竟发现自己刚交往的恋人是只海豹精,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以上这句话大概最能形容周泽楷现在的心情,虽然他没办法一次性说出来这么长的一句话,但这并不妨碍他露出慌张的表情,有些手足无措地坐在沙发的一端,低着头,不敢看向坐在沙发另一端的前辈叶修。

 

而此时的叶修才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穿着T恤和短裤,头发湿漉漉的,正用盖在上面的毛巾擦干头发,见周泽楷这么一副慌乱的模样,他有点无奈又心虚,跟周泽楷耐心解释着:“我之前也不是有意要瞒你的,只是觉得可能会让你瞎想,所以才没跟你交代,你别生气。”

 

他不生气,他就是害怕,明明这种事就是在一开始就该说清楚的。

 

周泽楷委屈地想着,抱着企鹅靠枕没有说话。

 

和他才知道叶修是海豹成精不一样,叶修早就知道他的本体是只企鹅了,而且还是没有成年的那种,个子小小,绒毛软软,透着淡淡的浅灰色,一摇一摆走起来非常可爱。

 

那是在第六赛季的夏天,周泽楷在停了空调的比赛馆里中了暑,头脑昏沉,连路都走不动,眼看着就要在众人面前失去控制露出原型,他赶紧跑出去冲进洗手间,连看都顾不上看,直接打开洗手池的水龙头,化成小企鹅的形态跳进池子里冲凉水,这才让他缓解了一些,终于松了口气,然后——

 

然后他就看到才在小便池前放完水的叶修正睁大眼睛,以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连双手捏着的裤子都忘了提上去,那场景真是让人终生难忘。

 

…………还是让他晕过去吧。

年幼的企鹅想。

 

 

当时的他本以为叶修会惊慌失措,会冲出去大声地喊人来捉住他,或者报警,他真的不安极了,可鉴于他的人类语言不太熟练,一时之间他都想不到什么狡辩的理由,呆在洗手池里的小企鹅眼睛湿漉漉的,就那样不安地看着前辈,生怕他会叫人把他捉走。

 

可谁知前辈只是异常淡定地提上裤子,在旁边的洗手池里洗了手,这才摸摸他的小脑袋,替他拾起掉在地上的队服,特别从容地说道:

 

“冲吧,我替你把风。”

 

那一刻,周泽楷的心脏被击中了,一言误终生,他就这样喜欢上了嘉世的叶队长。

 

——是的,现在看来,的确是一言误终生,他一只公企鹅为什么会喜欢上一只公海豹呢……

 

 

周泽楷红了眼圈,非常非常的难过。他就奇怪为什么前辈会那么平静,居然没有丝毫的惊惧,而且还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的告白,和他成为了一对情侣,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属于一只海豹精的淡定,毕竟没有哪只海豹会拒绝傻乎乎的企鹅的告白,他们平常追在企鹅身后还来不及呢,更别提会把投怀送抱的企鹅赶走了……

 

前辈说不定是为了上他才和他在一起的……

 

一想到这里,周泽楷抱着靠枕打了个寒颤,他已经可以想象到那副场景了。尽管从刚才不小心瞥到的场面来看,这只泡在浴缸里的海豹精也是幼年的,一身软毛雪白光滑,懒洋洋地漂浮在水面上,仿佛不具有攻击性,也做不出来那种强上企鹅的事,但刻在骨子里的本能还是令周泽楷慌张不已,特别是在他们还没有以人类形态上过床的前提下。

 

见周泽楷久久地不说话,叶修点燃了一根烟,笑了笑,说道:“就这么害怕我啊?可咱们对象谈了两年,现在又同居一个多月,我也没对你做过什么吧?”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

 

“要是你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的话……”叶队长慢吞吞地说着,“那么分手也——”

 

“不行!”

轮回队长猛地抬起了头,委屈又愤怒地打断了他的话。

 

“只有这件事……不行。”

 

叶修愣了愣,似乎没有想过对方的语气也可以那么激烈,却让他觉得很高兴。他耐心地哄着小企鹅,说:“嗯,不分不分,但你……你不怕我啊?”

 

“……怕。”

俊美的后辈咬咬下唇,很诚实地说道。

 

“那怎么办啊?”叶修更无奈了。

 

“……来做。”

周泽楷忽然冲过去把叶修猛地扑倒,将人压在自己的身下。

 

“我在上面。”他红着脸说道,“这样,我会相信你。”

 

“嗯……成吧,你在上面就上面。”

叶修摸了摸后辈的头发,就像是在摸小企鹅软乎乎的毛,摸着舒服极了。

 

 

但某只海豹很快就后悔了。

 

“小周……啊,不、不行了,你快出去……”

 

“不要……”

 

“啊嗯……我真的不行了,腰、腰要断了——”

 

“断也要做。”

 

“——?!你怎么变得这么狠心了……啊!”

 

“要复仇。”

 

 

——身为史上头一只把海豹压倒的企鹅,周泽楷当然要为他的同胞们好、好、复、仇了。

 

 

 

其实小周担心的只是自己的后门被攻陷而已,没有别的,跟老叶做了以后他就不会再有这种担忧了(。

 美貌的周和美貌的叶




评论(48)

热度(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