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段子]蛇精病all叶段子

为了解除屏蔽,凑够八月的九宫格,只好弄了个外链,其实真的什么都没有,耻辱_(:з」∠)_


恶搞段子



-01- 球禁普累

 

叶修被喻文州关在这里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

 

这三天中,他强忍着羞耻的感觉,全身赤裸着,在喻文州的眼下活动。喻文州并没有对他做什么,甚至只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他,目光怜悯而柔和,却暗含着高高在上的意味,仿佛他已经确信叶修无法从他手中逃出去,只能一辈子呆在这个为他打造的牢笼之中。

 

这个认知让叶修感到恐惧。的确,这个牢笼很舒适,很奢华,一切物质上的条件都异常优越,可这并不意味着它很脆弱,相反,它十分坚固,仿佛钢铁铸成,仅凭叶修一个人的力量,他的确没有可能从这里逃脱出去。

 

他试图跟喻文州谈条件,请求他把自己放了,甚至不惜以绝食来抗议。

 

可这些毫无用处,喻文州丝毫不理会他恳求的言语,依旧如故,只会偶尔有一丝阴霾在眉目间闪过,而这也不是他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悔恨,只是单纯地担心叶修的身体,看到叶修不吃饭,他总是有些着急的。

 

“你为什么不吃饭呢?”喻文州这样问叶修。

 

“除非你把我放出去。”叶修冷冷地说,“否则我更愿意去死。”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只是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就转身走到门口,动作缓慢而优雅地穿上了外套。

 

“我想你可能是病了……”他低声说道。

 

“我没病!”

 

叶修想到喻文州接下来可能会做的事情,心下巨震,情绪变得十分激动:“我只是想让你放我出去,你听见了吧?把我放出去!”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

是很轻很轻的叹息。

 

他把钥匙装在裤袋里,转身看着自己才买来三天的宠物——一只被关在笼子里吱吱叫的银狐仓鼠,有些担忧地说道:“我还是带你去宠物医院看看吧。”

 

银狐仓鼠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02- 强煎普累

 

一个无比耻辱的链接

 

 

“怎么样?”

喻文州担心地问。

 

宠物医生张新杰摸了摸踢着小短腿的银狐仓鼠,把软成一滩的仓鼠送回了笼子里,说道:“他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不过心情有些暴躁。他是您三天前从宠物店买回来的吗?”

 

“是的。”喻文州说。

 

张新杰问:“他在宠物店时有没有和别的仓鼠关在一起?”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是有一只。”他有些困惑,“仓鼠可以被放在一起养吗?”

 

“有些情况下是可以的。”张新杰说,“可能是他在想念他的伙伴,所以如果方便,我建议您把另外一只一起买回来饲养。”

 

 

-03- 萎谢未成年普累

 

“老叶!”

 

黄少天把叶修压在身下,亲昵地蹭了蹭脸颊,胡乱地亲着他,说:“我们来做吧,我都憋了好久了!”

 

叶修死命推着黄少天:“屁!按照我们这边来算,我可还是个未成年,你别动手动脚啊,小心我打死你!”

 

“什么未成年啊!”黄少天十分不服,“我比你还小呢,我都成年了,你凭什么说自己未成年啊?要不要脸!”

 

叶修不屑:“那是按着你们那边的年龄算法来的,我可不管,就得按照我们这边的来,你给我下去!”

 

“我就不!”

黄少天委屈,又一阵猛亲他。

 

 

喻文州看着笼子里压在银狐仓鼠身上的布丁仓鼠,虽然很庆幸他们两个确实没有厮打起来,可看现在这个样子,那只布丁好像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和银狐厮打一下。

 

 

 


布丁仓鼠悄悄向着银狐仓鼠爬去。

黄少天:“嘿嘿嘿,老叶,我来了!”



对养宠物并不了解,所以有种种Bug,还请见谅_(:з」∠)_

你们还当真了啊,没看见这篇文的名字叫什么吗→_→

评论(140)

热度(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