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all叶]一个伪装成Omega的Alpha[一发完]

有AA/BA/OA情节,不吃的菇凉慎入哦0 0


文章目录


 

 

01

 

叶修一直以来都很无奈。

 

因为身为一个Alpha,他却只能在所有人面前伪装成Omega,这是由于当年他拿了弟弟叶秋的身份证,他弟又是个Omega,因而他在联盟注册后,所有人也自然认为他是个Omega,而更可怕的是,截止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全联盟中唯一的一个——

 

Omega。

 

当年魏琛在得知他是Omega以后,这老东西当场就失声痛哭出来,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不能把恨得咬牙切齿的叶修真人PK成傻逼了。

 

不过像他这种态度的人到底是极少数,毕竟作为联盟唯一的Omega,还是个大神,多数人对叶修的态度都非常友好,有的还有意套近乎,同他亲近,一看就知道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于是叶修经常注意到,一堆人看他的眼神都黏黏糊糊的,甚至就连他去青训营指导,那帮小孩也会一边偷看他,一边叽叽咕咕地说话,说着说着还会脸红,末了纯情而扭捏地跟在叶修身后当个小跟屁虫,赶都赶不走。

 

在训练营时的周泽楷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倒是没有和别人叽叽咕咕,只是会经常偷偷望着叶修,一旦被叶修发现就会红着脸偏过头去,过一阵就会再转回来,直到再次被发现,搞得那时候叶修也不得不经常看着他,还被张益玮误认为是叶修看上他们队的小Alpha了。

 

 

但周泽楷这种情况还不算什么,更恶劣的是某些Alpha竟试图用自己的信息素撩拨叶修——比如说,蓝雨中的某人。

 

 

“老叶!”

 

这天蓝雨和嘉世打完比赛后,黄少天立刻逮住想要溜走的叶修,带着满身的橙子味就往他身上扑:“咱俩去吃夜宵吧,你上次还欠我一顿来着!”

 

“少天,我说你喷没喷抑制剂,怎么这么大味啊?”

 

叶修一边捂住鼻子一边连连后退。

 

太难闻了,快忍不了了……

 

作为一个Alpha,让他去闻别的Alpha的信息素,这简直能让他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黄少天说:“我忘了。”

 

“忘了就去喷!”

叶修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黄少天说:“这个吧,我好像忘了带抑制剂了,我一会去找队里的人去借。不过老叶,你觉得我的信息素味道怎么样?那什么,还、还好闻吗……”

 

小Alpha抓着头发,脸上的表情是少有的羞涩,但大Alpha只想让这货有多远滚多远——竟然还问他味道怎么样?他没当场吐出来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可是……

 

叶修忽然之间就想泪流满面。

 

可是他还不能说,他在别人眼里就是个Omega,所以他不但不能放出信息素攻击黄少天,还得对他的信息素表示好感,开——口——夸——

 

呕!

 

 

叶修转过身,发出一阵无声的干呕,憋得脸颊通红通红的,连眼泪都冒出来了。

 

 

“哎,你转过去干嘛,看着我说话有这么困……叶秋?”

 

黄少天看到叶修背对着他,心中顿生一阵不满,上前就扣住叶修肩膀把人转了回来,却意外地看到对方竟然眼中泛泪,两颊生晕,露出呼吸不畅的脆弱模样,当场就傻住了。

 

过了好半天,他才结结巴巴颠三倒四地问:“老、老叶……你对我的信息素……你是要发情了吗,是因为我的信息素吗?”

 

发屁情,黄少天你脑子有坑吗!

 

叶修被甜橙味道冲得难受极了,一个没忍住,腿下一软,整个人直接往黄少天怀里一栽。

 

 

黄少天身体一僵,手忙脚乱了半天,终于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叶修,顿时让叶修更加痛苦了。

 

“老叶?”黄少天说,“你是发情了吗……?可是我没闻到你的信息素啊,你是喷了多少抑制剂啊?”

 

忍住,得装成个Omega……操!

 

叶修咬着后槽牙说:“那什么,少天……你的信息素,确实挺好……唔……”他捂着自己的嘴,缓了好半天才颤抖着吐出来最后一个字,“闻。”

 

轰!

 

黄少天肾上腺素狂飙,身上的甜橙味像是烟花一样炸开了。

 

 

“呕——”

 

叶修推开黄少天的胸口,捂着嘴一路狂飙逃走。

 

 

只剩下黄少天一个人无措地原地乱转。

 

“老叶是喜欢我吗?肯定是吧……他都说我的信息素很好闻了,这不就是说喜欢我吗……”

 

“他跑走了,是要控制不住信息素了吗,那我到底应该不该追上去?”

 

“如果……如果这次能标记老叶,那应该尽快向他求婚。”

 

 

自言自语到这里,黄少天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爸,妈,你们儿子马上就要给你们带个Omega儿媳回家了。”

 

 

02

 

虽然叶修认为黄少天拿信息素撩他的事情很无耻,不过他也不是不能理解——Alpha嘛,看到Omega以后难以自制信息素,就想撩O,这很正常。

 

——可是就连Beta也对他动手动脚的,这算怎么回事?

 

 

全明星上,在被摸了第七次腰以后,叶修终于忍不住从座位上站起来,看向对他毛手毛脚的人:“我说你怎么回事,荣耀打多了以后要变盗贼了是不是?”

 

方锐特别无辜地回望他:“叶秋前辈,我只是一个这赛季才出道的新人,您在说什么,我好像听不太懂啊。”

 

“装,方锐你就装吧。”

 

叶修看了一眼呼啸队员坐着的位置,又看了一眼嘉世的位置,那么老远。他说:“你跑到嘉世这儿来干什么了,就为了摸我的腰?”

 

“那哪能啊,”方锐笑嘻嘻地说,“我来呢,其实是为了——”

 

他见叶修站着,于是迅猛地扑了过去,照着Alpha的臀肉就捏了两下。

 

“其实是为了摸你屁股啊!”

 

小Beta飞快地逃走了。

 

 

叶修站立许久,终于缓缓地掏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目露沧桑。

 

他身为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Alpha,现在到底是混到了什么境地,居然连Beta也敢打他屁股的主意了?

 

 

“啪。”

 

正当他思考着这个问题,忽然有人又拍了他屁股一下,叶修扭头一看,发现是王杰希正平静地从他身后路过,目不斜视,神情淡然,如果不是因为叶修周围三米没人,他肯定会相信自己的屁股不是这货拍的。

 

叶修:“……”

 

但他的意思也不是Alpha就能打他屁股的主意!

 

 

除开方锐以外,叶修觉得喻文州也很了不得,很危险,因为喻文州虽然也是个Beta,但他对信息素的感应却远强于一般的Beta,曾经差点就让他暴露身份了。

 

有一次在蓝雨,叶修的抑制剂喷得不太及时,身上的Alpha信息素一点点漫溢出来,他怕被人发现自己是个Alpha,就赶紧躲到喻文州的宿舍里,再找喻文州借个手机,让苏沐橙给他送抑制剂来。

 

不过他才挂断电话,喻文州的一句话就把他吓了一跳。

 

喻文州说:“你身上怎么会有Alpha的味道?”

 

“啊……?”叶修一愣,他身上的信息素并不太明显,照理说Beta应该闻不到的,“你闻错了吧?”

 

“没有错。”喻文州摇摇头,“我对信息素的味道比较敏感,这就是Alpha的味道。”

 

叶修微微蹙眉,正想着离开喻文州的房间掩饰一下,却不曾想到喻文州竟欺上前来,将坐在床上的叶修轻轻推倒,双手撑在他耳边,半跪在床上,由上而下地俯视叶修。

 

他凑近叶修的脖颈,灼热的吐息让叶修抖了一下。喻文州说:“这股味道是从哪里来的?你……和其他的Alpha亲近过吗?”

 

叶修闻言松了口气,至少有一点值得庆幸,那就是喻文州并没有闻出来这股Alpha的味道是叶修自己的,看来就算感应比较强,喻文州到底也没有脱离Beta的……

 

“嘶——靠!”

叶修忽然叫出声来:“你怎么咬我脖子啊?”

 

喻文州摸摸叶修颈间的牙印,充满歉意地笑笑:“对不起……我刚才有些激动了。”

 

——于是叶修懵逼地发现喻文州开始舔吻他的脖子了。

 

但身为一个Alpha,叶修的力气好歹也要比喻文州大,所以他很轻易地就把喻文州掀到一边去了。他捂着脖子说:“我去,难道你要发情了?”

 

喻文州笑笑:“怎么会。”他的目光落在叶修的手上,“我不过是有些……”他没继续说下去,只是笑容淡了两分,神情里仿佛有丝阴影,“这个Alpha的气味我不熟悉,他不是战队选手吗?”

 

“……”叶修没法解释,“不是,我不认识他,只是刚才出去买烟时不小心撞上这个人了,所以沾了点气味,你别多想。”

 

“真的吗?”喻文州轻轻问。

 

“真的真的。”叶修胡乱点头。

 

喻文州微笑:“怪不得你还是要让人送抑制剂来,如果你有Alpha,想必也不需要抑制剂了。”

 

“你很聪明。”叶修点头。

 

喻文州又说:“既然你没有Alpha,那可以考虑一下我,如果只是度过发情期,就算是Beta也可以帮助你。或者至少……不要找别人。”

 

叶修:“……”

 

喻文州:“前辈这会儿就有发情的趋势吧,不如现在就来验一下货好了。”

 

“我想……清理掉你身上所有不属于你的味道。”

 

然后叶修再度懵逼地发现,喻文州开始更加不知悔改地扒他衣服了。

 

 

03

 

叶修觉得,自己伪装成联盟中唯一的Omega实在是太辛苦了,天天被一群Alpha和Beta这么盯着,也许结局不是被别人揭穿身份,就是他忍不住自己把自己揭穿了。

 

但好在事情很快有了转机。第六赛季,贺武战队出了个新人,叫江波涛。新人很快就因为他出色的沟通力被轮回战队挖走了,不过更让人瞩目的不是他的才华,而是江波涛竟是个Omega,他是继叶修之后联盟中的第二个Omega。

 

不,其实应该是第一个。

叶修在心中默默想。

 

江波涛出道之后,叶修本以为其他人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不总是盯着他一个,可他发现,本来就对他有兴趣的人依旧对他有兴趣,陆续出道的新人们也还是只对他有兴趣——这他妈是个什么道理?

 

这天叶修带着嘉世的人去轮回打练习赛,发现周泽楷虽然不再脸红着偷看他,却依然围着他团团转时,叶修就觉得一阵无力。

 

……想揭穿自己是个Alpha的欲望更强烈了。

 

 

不过想归想,叶修的注意力仍旧放在练习赛上。两队在轮回的训练室里正比着,但这时异变突生——江波涛竟然在训练室里发情了。

 

我靠……

 

所有人捂着口鼻脸色大变,纷纷慌张地逃离训练室跑到楼下去,即使是Beta也不例外。因为Alpha和Omega发情时的信息素侵略性太强,就算是Beta也禁不住腿软,导致他们不是被Alpha做出禽兽的事情,就是对Omega做出禽兽的事情。

 

轮回经理连忙联系后勤人员,拿了备份钥匙从江波涛的房间里取出抑制剂,却有些苦恼:“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把抑制剂送到训练室去,俱乐部里可没有不受影响的Omega啊……”

 

据说是Omega的叶修:“……”

 

他的心脏咯噔一跳,于是在下一秒,轮回经理就眼睛一亮,格外深情地看着他,紧紧握住他的手,把抑制剂交到他的手中。

 

经理:“叶神,小江就拜托给你了!”

 

叶修:“……”

叶修:“……”

 

怎么拜托,难道你让我脱光了裤子上吗?

 

经理:“谢谢!”

 

轮回的队员也都用格外深情的目光盯着他看——当然周泽楷一直都是这样。

 

 

某Alpha握着抑制剂浑身僵硬地踏上楼梯,仿佛步入地狱。

 

 

才一上到楼上,叶修就被Omega格外甜美的味道熏晕了大脑,昏昏沉沉,不得不往裤兜里掏出口服抑制剂的瓶子,吞下去一大把药片以后才稍好一些,但仍然浑身发热,额头冒汗。

 

所以他决定速战速决。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训练室门前,一把推开门,江波涛的信息素便扑面而来,让他身体一颤,差点扑到地上。

 

“……前辈?”

此刻江波涛正坐在空调旁边吹着冷风,温和的面容染满红晕,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淌,显得颇为性感。见是叶修来了,他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前辈是来送抑制剂的吗?”

 

叶修站在门口都不敢靠过去,远远地把抑制剂扔给江波涛:“快把药吃了。”

 

江波涛一把接住瓶子,打量了一下,却竟然没有马上服用,而是又将目光重新聚集在叶修身上:“前辈,你的脸为什么也这么红?难道你也要发情了吗?”

 

叶修哪里还敢多话,慌慌张张就往要外走:“不用管我,你赶快吃药,我先——”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惊愕地看见,江波涛竟然把抑制剂扔到了窗外,转而站起身来,一步步地向他走来。

 

江波涛捂着胸口喘息着,走过来抱住叶修的腰,在他脸颊上温柔地亲吻了一下。

 

他说:“我和前辈一样,都是Omega……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没什么机会。”

 

他温度滚烫的手滑入叶修的裤腰,直接贴上了叶修的皮肉,一直滑到臀瓣上揉捏着软软的臀丨肉,手指轻轻摩擦着股丨缝,在小口周围戳弄。

 

“所以……”

江波涛热切地吻上叶修的嘴唇,在唇舌缠绵之间完全不复平日的温柔,满是占有欲地说道。

 

“所以现在……我很想对前辈做一些坏事啊。”

 

“让前辈成为我一个人的……前辈说好不好?”

 

 

04

 

一个Alpha的光辉的一生就这样毁了。

 

叶修想。

 

竟然连Omega都想上他了。

 

 

05

 

退役之后,叶修组建战队,重返联盟,终于扬眉吐气了——因为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人,他是个Alpha,并不是什么Omega,所以别来打他屁股的主意了!

 

然而……

 

 

“啪。”

 

国家队里,王杰希又淡然地在叶修身后路过,熟门熟路地拍了拍他的屁股。

 

叶修脸绿:“王大眼,你——靠!”

 

方锐也同样从他身后路过,特别无辜地吹着口哨,真诚地表示刚才捏叶修屁股的人绝对不是他。

 

叶修忍了忍,终于没把手上的资料夹糊在方锐脸上——

 

“啪。”

于是他一转身,把资料夹拍在了偷袭他的黄少天的脸上。

 

黄少天捂住脸,委屈道:“靠,同样都是捏你屁股,凭什么只有我挨打?”

 

“呵呵。”

叶修瞥了一旁目露渴望的周泽楷一眼,说道:“拿你教导小朋友。”

 

“……”

周泽楷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

 

叶修笑笑,没再说话,把手上的资料夹递给喻文州:“你先看看。”

 

“好。”

喻文州也笑笑,伸手接过资料夹,眼神温良,看得叶修分外安心。

 

但刚才还很温良的喻文州马上就扬起手,用资料夹挡在两人的脸侧,遮住旁人视线,对着叶修的嘴唇就吻了一下。

 

叶修:“……”

 

喻文州微笑:“谢谢,这样我分析资料时就会更有动力了。”

 

 

…………靠!

 

叶修险些吐了口血。

 

 

然而就算他说自己是个Alpha,这些人好像也不打算放过他啊。

 

 

 

本来lo主以为自己有很多可写的,但是后来想了想,好像也没啥可写的啊……就这样吧!

评论(156)

热度(3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