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谦叶/all叶]你怎么就这么讨厌呢[一发完]

方士谦×叶修,带点all叶成分~

 

OOC,OOC,OOC

 

一不小心把老方整哭了,还不止一次,但他真的是攻(。


文章目录

 

 

 

01

 

即使时间是在冬休期,但微草的训练室中,也依旧呈现着一派训练火热的景象。

 

此时方士谦正站在袁柏清身旁给他做着指导,而平日里,袁柏清对此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他可是微草治疗的唯一接班人,要是不被治疗之神盯到习以为常,那才会有些说不过去。

 

只不过今天,袁柏清敲着键盘的手指却有些僵,因为方士谦此刻的脸色十分难看,胸口略有起伏,显然是在强压怒火——不不,他倒是看出来副队的这股愤怒不是针对他的,只是,就算不是对他生气,那也真的很可怕啊……

 

或许是他的僵硬太过明显,被方士谦注意到了,此时方士谦深吸口气,硬是扯出个笑,但那笑容太又冷,冷得袁柏清浑身直发抖。

 

方士谦道:“抱歉,你先练着,我有点事,先出去打个电话。”

 

“哦,好好。”

 

袁柏清叠声应着,看着方士谦离开训练室,巴不得他赶紧去做事不要再回来。邓复升趁此机会连忙凑过来,拍拍他肩膀同情道:“真是辛苦你了。”

 

“我去,今天的副队简直吓死人,比队长还可怕。”

袁柏清小声抱怨:“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这么生气?”

 

邓复升说:“好像跟叶神有关系吧。”

 

“叶秋?”袁柏清说,“不会吧,他和副队不是……不是一对吗,怎么会生气?难道是他俩吵架了?闹婚变了?七年之痒了?哎,不对,他俩在一起还没七年,哪儿来的七年之痒……”

 

“你胡说八道什么。”邓复升有点无奈,“副队生气,是因为他刚才去指挥抢Boss,遇上叶神和黄少天,结果被他们两个联手杀了。”

 

“靠,太过分了!”袁柏清义愤填膺,“叶秋怎么能和蓝雨的人一起联手杀副队啊,这简直就是胳膊肘向外拐,如果是我,我会比副队还生气!”

 

邓复升说:“要是只因为这个,副队倒不至于气成这样,因为当时那个情况下,嘉王朝和蓝溪阁联手,确实比跟中草堂联手更合适。他生气,主要是因为黄少天喊了一句,呃……”

 

袁柏清说:“他喊了什么?”

 

邓复升犹豫半天,这才道:“他喊了一句,‘叶秋,我帮你把方士谦干掉,你回头亲我一口当报酬’……”

 

“我靠,黄少天这么干也太过分了吧?!”袁柏清目瞪口呆,“他明明什么都知道的。”

 

“所以副队就气成这样了。”邓复升说,“而且喻队长似乎也在旁边煽风点火,你知道,他和黄少天都喜欢叶神。”

 

“那刚才副队出去打电话,恐怕不是去联系叶秋,就是去找五金店订做大砍刀,准备随时飞去G市找蓝雨那俩货拼命。”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专心训练。”

他们两人正嘀咕着,王杰希忽然介入两人中间,敲了敲桌子,淡淡出声说道。

 

“哦哦,是。”

袁柏清慌忙拨弄键盘,目不转睛盯着屏幕,邓复升笑笑,跟王杰希说了声抱歉,亦凑回自己的电脑前继续训练。

 

两人重新开始后,王杰希并没有马上就走,而是站在袁柏清的身后静静看了片刻,又开口:“柏清。”

 

“啊?”

袁柏清紧张,连忙审视屏幕,看看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我问你。”

 

“是。”

 

“你说实话。”

 

“好……”

 

“我真的就那么可怕吗?”

 

“…………”

 

 

“啪。”

小牧师落下的冷汗滴在了地上。

 

 

02

 

方士谦站在昏暗的灯光下,拿起手机拨通苏沐橙的电话。不过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这通电话不是她接,而是他打给叶修的。

 

在等待对方接通电话的期间,方士谦有些不耐烦地用手指点着手臂,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一些事。这让他发现,只要不是在赛场上,他每一次碰见叶修,不管是现实里还是网游中,他的心情就似乎都不怎么好。

 

 

 

他第一次遇见叶修,正好是他的首场比赛,也不巧正是微草输给嘉世的时候。

 

一上场就输,而且还是惨败,这让方士谦心里自然不好受。于是在比赛之后,当时还是个菜鸟牧师的方士谦就独自跑到一个角落里默默蹲着,心情郁闷地思考着刚才微草究竟哪里出错了。

 

他正出着神,却忽然听到一个满含惊讶的声音说道:“你怎么哭了?”

 

那声音中的诧异太过真实,以至于方士谦真的抬起手往脸上一摸——

 

结果,干的。

 

“哈哈!”那人大笑。

 

方士谦:“……”

方士谦:“……有意思吗。”

 

“本来是没什么意思的。”

那人叼着根烟出现在他面前:“但是放在你身上,就很有意思了。”

 

“你什么意思?!”

方士谦瞬间怒了。

 

“你看看,你看看。”这人说,“你们队长早就跟我说,只要一有人逗你,你就跟猫炸了毛似的,难道这很没意思吗?”

 

“……队长?”

一听到对方认识林杰,向来很尊敬队长的方士谦忽然有点僵硬,硬是压下怒火,面色冷冰冰的,以证明自己其实并不好玩:“你是谁?”

 

“我?”这人说,“就是刚才在比赛里把你杀掉的人。”

 

方士谦:“……叶队长,你就不能好好打招呼吗?”

 

叶修笑,举着烟吸了一口,摇头道:“你不喜欢吗?真对不起。”

 

“没……”

 

“可是我喜欢,你太好玩了。”

 

“……”

方士谦是吐了口血才把“没”字后面的“关系”两字给咽下去的。

 

“哎,你别生气。”叶修说,“我看你刚才在那儿发呆,是不是想着一会儿吃什么?这地儿我熟啊,我领你去吃夜宵。”

 

“……我是在思考刚才的比赛!!”方士谦又怒了。

 

“比赛啊,”叶修说,“那有什么好想的?其实你们的战术不错,狂剑抢攻,魔道学者策应,你辅助,三人围我一个,争取先强杀我,不过可惜,你们队长策应不足,没把我杀掉,让我们副队冲出来帮我,反而把你给挂了。你一死,你们队输了也不稀奇。”

 

方士谦沉默。他也想到了是队长林杰那里出了问题,可是他又怎么能够甘心,他不想看到每次队长都把错往自己身上揽,也不管那错到底是不是因为他。队长人那么好,怎么可以让他总是这样受委屈……

 

“人好又不能当饭吃。”

叶修看穿他心中所想,说:“夜宵才能当饭吃。走,叫上你们队的人,咱们一起去吃个夜宵。”

 

“不去。”方士谦正气着,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真不去啊?”叶修有些失望。

 

一见叶修失落的眼神,方士谦心中又是解气又是不忍,正犹豫着要不要答应他,结果他又听见叶修又说:“可你们队长都答应了,你说不去……真的好吗?”

 

方士谦:“………………”

 

我特么把你从窗户里扔出去吃土啊!!!

 

“走吧。”

叶修把烟掐灭,指指通道外面说:“人都在外面等着,就剩你了,我才说我过来找你,你还不走啊,好意思吗?”

 

方士谦撇撇嘴,不情愿地跟在叶修身后,心想着这哪是来找人,这简直就是来杀人——气死的。

 

不过他很奇怪:“怎么是你来找我?”

 

“哦,我就跟你们队长说,你们队那个治疗小孩很好玩啊,我去逗逗他,然后你们队里的人都乐了,就让我过来了。”叶修说,“要不说你们队长人真好呢,还特地嘱咐我一句,‘别玩死了’。”

 

“……”方士谦悲愤,“我不信!”

 

叶修摸他头,惊奇道:“才这么一会,你就变这么聪明啦?”

 

方士谦愤恨地拍掉他的手,大步流星地跑到林杰面前,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杰笑笑:“小叶队长没骗你,就是这样啊。”

 

“哪有。”叶修叼着新点燃的烟凑过来,“你原话不是说‘下手轻点’么。”

 

林杰想了想,又笑:“或许是吧,有些记不清了。”

 

方士谦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队长。

 

队长,你什么时候被叶秋带坏成这种人了??!!

 

 

03

 

自打这之后,只要叶修一出现,方士谦说得最多的必然是那句——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讨厌?”

 

 

第三赛季一开始,微草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林杰退役以及王杰希新任队长的决定,方士谦被气得不行,匆忙之间跑到后台,又一个人猫着去了。

 

结果,好巧不巧,好死不死,他又被叶修撞上了。

 

而叶修一上来又是一句:“你怎么哭了?”

 

“怎么,没见过啊,你没哭过啊?”

方士谦一抹眼睛,难堪得很。他这回是真的哭了,可是被谁看到不好,竟然被眼前这家伙撞上,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我哭过。”叶修笑,“我一得冠军我就哭。”他想想,补充,“不好意思啊,不该跟你说的,忘记你们这些队伍都没体会过这滋味了。”

 

“谁、谁没体会过。”

方士谦打了个哭嗝,抽抽着说道:“你等、等着,这赛季的冠军肯定是微草的!”

 

叶修又摸他头:“看在你哭得这么伤心的份上,我允许你稍微幻想三分钟。”

 

方士谦:“你走!”

 

“你让我走?”叶修惊讶,“可我觉得你分明是在想‘别走,再顺顺我的毛,再安慰安慰我’,你看你都没把我手拍掉。”

 

“我这是忘了好吗!”方士谦恼怒地推开叶修,脸都涨红了,“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讨厌!”

 

叶修点头:“原来你这么喜欢我。”

 

方士谦:“……你哪只耳朵听出来的。”

 

“你们队长跟我说,你最爱口是心非,说话都得反着听。”

叶修说:“这就是你喜欢我的证据。”

 

“啊,我喜欢你,我真喜欢你……”方士谦翻白眼,“他妈的没谁比我更喜欢你了。”

 

“我知道。”叶修又点头。

 

“……操。”

方士谦想,要是他再搭理叶修一下,那他就是个傻逼,纯的。

 

“好了吧?别哭了啊,我走了。”

叶修顺手拍拍他的后背:“我可是特意从H市赶过来和你们队长吃饭的,饿着呢,不跟你多聊了。”

 

方士谦揉揉眼睛,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他说:“快走!”

 

可说完以后,他又恨不得掐住自己的脖子——明明刚发完毒誓不理这货的……

 

叶修笑:“你让我快走?你又留我啊,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我呢?”

 

“……滚蛋!”

 

“可惜我不能留下了。你别太伤心,过几天有比赛,你还能见到我。”

 

“谁想见你啊!”

 

“我真走了。”

叶修说:“不过还得告诉你一句话。就算林杰离开了,微草的路也还长,甚至更长更远,别难过,以后有得是你要干的。”

 

“还用你说……”

 

“争取拿个亚军也是好的。”

 

“……”

方士谦拒绝说话了。

 

“呵呵,努力,加油。”

叶修笑笑,走出去了。

 

过了许久,方士谦才抹了把脸,凶狠地说了一句:“真他妈讨厌啊……”

 

不过……

 

他又想了想,觉得这人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他能看出来,他是特意过来安慰他的……

 

——操!!!

 

不对!!!

 

叶秋讨厌!叶秋真的讨厌极了!!!

 

讨厌!!

 

没谁比他更讨厌!!

 

妈的!!

 

他才不是什么口嫌体正直啊!!!

 

 

04

 

可是挣扎无用。

 

方士谦惊恐地发现,他似乎真的朝着口是心非的方向一路狂奔了。

 

尽管嘴上每次都说着讨厌,但他却不由自主地将视线越来越多地集中在叶秋的身上。

 

而他干过的最脑残的事情,就是在拒绝掉叶秋三次QQ好友的申请后,自己又忍不住发送好友请求主动加过去,事后还死不承认,非说那是王杰希冒充他弄的。

 

每每一想起这事,方士谦都恨不得能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傻逼,你再不停止,就真的要没救了啊!!

 

 

第四赛季的决赛,霸图对战嘉世,方士谦自然赶到现场去看了,结果却大出他的预料——霸图赢了,而嘉世输了。

 

这可真是件大事。

 

方士谦很是遗憾,因为赢下嘉世的是霸图战队,不是微草战队。

 

不过他有信心,下一次的冠军,必然会被微草收入囊中。

 

这么想着,他站起来,离开了观众席。王杰希偏头问他:“你要去哪儿?”

 

“找叶——找一找洗手间。”

 

王杰希:“……”

王杰希:“是去找叶秋么。”

 

“不是啊!!!!”

方士谦狂奔逃离现场。

 

王杰希:“……”

王杰希:“傻。”

 

 

方士谦一路向选手通道里窜,东张西望,到处寻觅,终于找到了缩起来抽烟的叶修。

 

看着黑暗里那一闪一闪的火星,还没看清对方的脸,方士谦马上就肯定这是叶修,于是他张口就来了句:“你怎么哭了?”

 

哈哈哈哈!爽!终于报了以前的仇了!

 

“哭?”

叶修说:“你以为我是你啊?还动不动就哭。一个冠军而已,要多少我就有多少,那些没得过冠军的人不是才应该哭么?”

 

方士谦只觉得有一口血直往上涌,一直在往他喉咙里窜,只要他一开口,这口血就必然会喷出来,然后淋叶修一脸。

 

“哼,脸皮够厚,这都不哭。”

过了许久,方士谦才硬邦邦地甩出一句毫无反击力度的话。

 

他不擅长和人斗嘴。实际上,他在别人面前也不怎么说话,之前不成熟的青涩也慢慢褪去,日益塑造出一个沉稳冷静,甚至是有点冷淡的形象。

 

可是他一在叶秋的面前,就会永远忍不住撩拨叶秋,或者被叶秋撩拨——而似乎很多人,包括王杰希在内,也都是这个样子的……

 

“是是是,大小姐,你脸皮最薄了。”叶修说。

 

“……”方士谦牙都要咬碎了。

 

叶修说:“谢谢你来安慰我,不过我没事。这个冠军是老韩他们的,我拿不回来。但以后的冠军,呵呵,等我退役以后你们再考虑该怎么抢到手吧。”

 

方士谦转头就走。

 

叶修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叫住方士谦:“等会,别走。”

 

“干嘛。”方士谦并没回头。

 

“你不是来安慰我的吗?我现在特别难过,我们全队也很难过,你请我们吃个饭怎么样?”

 

方士谦猛然回头:“谁是来安慰——”

 

他的话头蓦地止住了。

 

因为他发现,叶秋的眼眶是红的。

 

——叶秋真的哭了。

 

他的心脏突然一缩,一下子变得很疼很疼。

 

他突然发现,这个人和自己一样,也只不过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喜欢的非要说成讨厌的,而难过的……

 

也非要说成开心的。

 

 

“你……”

方士谦说:“我钱没带够,只能请你一个人,你爱吃吃,不爱吃拉倒。”

 

“吃,吃,怎么不吃。”

叶修忙不迭点头:“快带我去,我要饿死了。”

 

“走吧。”

方士谦没多说别的,直接就走。

 

“真少见,你居然会有这么坦诚的时候。”叶修乐,“我早就说过,你就是口是心非,嘴上说讨厌,其实心里挺喜欢我。”

 

方士谦停下自己的脚步。

 

“怎么?”叶修问。

 

“你说的没错。”

方士谦转身面冲叶修,双手死死抓住他的肩膀,一双瞳眸亮得惊人。

 

他缓缓道。

 

“我是喜欢你……真的喜欢。”

 

“喜欢得不得了。说得再肉麻点,我喜欢到每天都要说讨厌你才能减缓一点点这样的心情。”

 

“可是你这幅样子,却让我……”

 

他苦笑着拥住叶修。

 

“让我再也说不出口了。”

 

“哪怕‘讨厌你’是假的,我也再说不出来一句了。”

 

 

05

 

长久的沉默过后。

 

“……你这不是又说了一遍吗?”

 

方士谦沉默。

 

然后爆发。

 

 

“这他妈是重点吗!!重点是老子喜欢你啊!!!”

 

“……你认真的?”

 

“废话!!你再啰嗦我特么拿十字架捅死你啊!!”

 

 

叶修也同样沉默,沉默很久,然后说:“你人是很好,可是我……”

 

 

方士谦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他轻轻捂住叶修的嘴,说道:“行了,你不用说了,我不想听。”

 

他不想听,他也不想知道。

 

他说不出来讨厌叶秋的话。

 

可他也听不得叶秋不喜欢他的话。

 

 

叶修微皱眉头,正要撕下方士谦的手,却突然愣住了。

 

因为方士谦哭了。

 

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鼻子一抽一抽,泪水挡都挡不住。

 

就算是当年林杰退役,他也哭得没有现在凶。

 

方士谦背转过身,一边抽抽一边说:“你、你他妈拒绝我也就算了……”

 

“可你还说什么我很好,狗屁,我要是真好,你能不、不喜欢我么,发屁好人卡!”

 

他越哭越凶,哭到后来干脆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呜呜地哭,声音越哭越小,但是眼泪一点也没见少。

 

叶修看着他差点乐得没喷出来,但旋即忍住,生怕让泪包变成炸药包把自己给点着了。

 

他蹲下来拍拍方士谦的背,而后者啪一下拍开他的手,面冲另外一边去哭。

 

叶修憋笑憋得肩膀都在颤,也干脆不转方向,直接从背后轻轻抱住了方士谦。

 

他说:“你怎么哭了?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是要说,你人是很好,可是我这么爱欺负你,要是你跟我在一起了,你还能对我好吗?”

 

“……啥。”

方士谦红着眼睛转身,吸了吸鼻子,呆愣愣地问。

 

“你说,我总逗你,这能怪我吗?”叶修说,“谁叫你总这么好玩还不禁逗。”

 

方士谦:“……”

方士谦吼:“你刚才故意那么说,是不是又他妈在逗我!!!”

 

“对啊。”叶修坦然自若。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讨厌!!”

 

“哎,你不是说你舍不得说讨厌我么,这么快就变了啊?”

 

“滚!!!我没说过!!”

 

叶修笑:“行吧,你没说过。那你这张嘴总在说讨厌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啊,不如堵上。”

 

说着,他挑起方士谦的下巴,不顾对方正在凶狠瞪他的眼神,笑着吻了上去。

 

 

然后……

 

然后叶修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方士谦马上就把他拖进了酒店,疯狂报复了他整整一夜。

 

 

06

 

方士谦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

 

此刻正好到了休息时间,于是训练室里的大多数队员再也闲不住,偷偷地扒开门缝偷听方士谦说话。

 

“你很厉害,让黄少天说要你亲他一口当报酬,这帮你打Boss的价钱是不是都便宜疯了啊?”

 

“是黄少天自己说的?哼,你以为我会信?”

 

“呆好,留在嘉世好好等着,我买了机票。”

 

“哪儿都别想去。”

 

“你不是在游戏里干死我了么?那就等着我在床上干死你。”

 

 

“嘶——”

听到这黄暴的对话,微草队员纷纷倒吸口冷气,闹了个大红脸,默默缩回训练室不动弹了。

 

而门打开以后,训练室又安静,即使王杰希和袁柏清没去扒门缝,他们也听到了方士谦对叶修说的话。

 

王杰希说:“听见了吗?”

 

“啊?”袁柏清迷茫中。

 

“副队说,他要干死叶秋。”王杰希面色如常道。

 

“咳咳咳咳咳!!!”袁柏清疯狂咳嗽。

 

“所以说,”王杰希道,“他比我可怕,你知道吗?”

 

袁柏清:“………………哦。”

 

 

 

旁友们,来吃lo主一记谦叶安利吧!!!!!相信lo主,猴吃啊谦叶真的很猴吃啊!!!!!


评论(148)

热度(2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