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all叶]叶道长捉鬼[一发完]

摸了一条鱼……稍微有点污,还非常OOC,慎入(。


文章目录

 

 

01

 

叶修叶道长,年方十八,风华正茂。精通捉鬼画符,通晓阴阳秘术,学成出关,被师父赶下山,行走人间,捉妖缉鬼。

 

临行之前,特意赶回来为他送行的师兄苏沐秋对他百般叮嘱。

 

但说来说去,无非就是那几句:

 

妖物喜食阳气。

 

女妖喜吸元阳。

 

别被貌美女妖勾魂,和人啪啪啪,不然小命难保。

 

所以要想不被勾引,貌美女子别多看,别多瞅,更别想着摸小手。

 

要是被下了迷障,把持不住,就默念清心咒。要是还不行,就想着你师兄我撸。

 

叶道长嗯嗯嗯,点头。心中却满不在乎,拿着烟斗提着剑就下了山,无拘无束,可劲撒欢。

 

但也不忘正事,一路斩妖除魔,灭掉鬼物十几只,逐渐闯出些名气。

 

 

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叶道长也不能免俗,终于在某日翻船了。

 

这日他走进虚空城,本想捉住虚空双鬼,却反倒被双鬼擒住,带回老窝,将叶道长捆住扔到床上。

 

叶道长十分镇定。

 

一被解除禁言术,他就说。

 

听说鬼刻不是个美艳女鬼么?

 

可现在一见,怎么却是男人,我很失望。

 

吴羽策一听这话,面如寒冰,冷笑。

 

是男是女有所谓?反正你一样跑不了。

 

叶道长在床上滚动一下。

 

那不一样。最起码我不用担心被采补成人干了。

 

李轩微笑。

 

道长谬矣,谁说只有女鬼才能采补?

 

就算是男鬼,也照样能采补道长,不信的话,我们现在就采补给你看。

 

叶道长不由脸绿。

 

 

吴羽策冷眼旁观,解下腰带。

 

主动送上门的童男身。还是大补。

 

叶道长拼命往床里缩,想找到条生路,却更仿佛羊入虎口。

 

 

李轩一把将人擒住,笑道。

 

道长别躲,你生得好看,又很有趣,我们二人都很喜欢你,不会将你采补,不如行双修之事,对你我三人的修为都有裨益,不知你觉得如何?

 

双修个屁!这不是三修吗!

 

叶道长摇头,叶道长抗议,叶道长说不行。

 

吴羽策冷冷道。

 

跟他废话什么,脱光了直接上。

 

于是被扒光的叶道长三修。嘴里修,屁股修,手心也修。

 

修得酣畅淋漓,痛快无比,三天没下床。

 

 

等到三修结束,叶道长被双鬼送出虚空城。他脚步虚浮,腰肢酸软,屁股发疼,恍惚中想通一个道理。

 

……原来男妖真不喜欢吸食元阳。

 

他们喜欢的是被人吸食元阳。

 

 

02

 

这日叶道长在一深山中赶路,眼见天色已黑,却无处投宿,唯有一破庙,遂入破庙,好在此过夜歇脚。

 

破庙此时已端坐一翩翩佳公子,那模样生得太过俊俏,以至于叶道长在一瞬间起了戒备,以为是哪家精怪所化,专门在此处勾引夜行路人。

 

公子一见叶道长,蓦地眼睛一亮,虽不善言语,与道长交谈时脸都红了起来,但仍努力与道长攀谈,让道长明白他为何会自己独自守在这里。

 

公子姓周,名叫周泽楷,是临近大城一世家公子,这日与几位好友来山中行猎,却不料被一只红狐引诱至此,让他与好友走散迷路不说,还伤了马匹,不得行走,只好留宿于此庙,等着好友们来寻他。

 

叶道长心生疑惑,心想那红狐狸是不是已经成精,就见一只长相可爱的红狐狸溜进庙里,呜呜叫了两声,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道长与周公子一直在瞧。

 

周公子猛然站起,指着红狐狸示意道长。叶道长一瞧,那狐狸果然修炼过,顿时拔剑而起,剑尖指向狐狸,专心戒备,不敢大意。

 

狐狸退了两步,摇身化为一和善年轻人,面上带笑,冲着叶道长摆手,道。

 

道长,你可别动手,我修炼多年不曾伤人,更没想伤害周公子。我引他到这里来,只是为了报恩,他前世曾从兽夹下把我救下,我可不能害他的。

 

叶道长没收剑,只是问狐狸叫什么名字,要报什么恩。

 

我叫江波涛,是只火狐狸,五行缺水,因而起了这个名字。

 

狐狸笑着说。我带周公子来,只因我算出道长和公子是有缘之人,注定要有一场露水姻缘,又算得道长不日便会路过此地,因而化为原形,引公子前来此地。

 

周公子脸刷的通红,叶道长则手一抖,差点把剑掉在地上。

 

他倒是听过狐狸报恩不假,可只听说过狐狸化为美女与恩人一夜欢好,但是从未听说特意找别人来报答恩人的,这到底荒不荒谬?

 

叶道长转身要走,却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原来是狐狸给他下了禁术,瞧这手段,修为肯定比道长要高上不少。

 

狐狸笑吟吟走近,轻缓解下叶道长的道袍,露出白皙肌肤和修长腰肢。

 

狐狸亲亲道长的脸,对周公子说。

 

公子啊,你看好了,我今日教你一门人类也可修习的双修之法,你以后用了,虽说不能有什么大神通,却也能延年益寿,强身健体,迫有好处。

 

又是双修!

 

叶道长悲愤,眼见着周公子脸红靠近,轻声在他耳边说。

 

等我学会了……

 

就和你修。

 

……只和你修。

 

 

这晚一人一狐不断一问一答。

 

公子,你可学会这种引气之法?

 

……嗯。

 

那我们换下一种。这种呢,你可学会?

 

会了。

 

公子真是一点就透,只看我教,再亲身试过一遍便马上学会,此等天资真让我等惭愧。看来两日下来,公子就可将这百式引气尽数学会了。

 

百式?

 

百式做完,他这腰还能要吗?

 

叶道长吐了一口血,不忍再看狐狸笑盈盈的脸庞和周公子深情的眼神,默默闭上了眼。

 

 

03

 

虽说有两次出师不利,被人双修又双修,但也仅此两次。其余时候,叶道长都能顺利除魔,威风尽展,名气愈来愈大,乃至惊动京都,被宫中请去,面见圣上。

 

此时有妖物在宫中作祟,皇子黄少天病倒昏迷,不省人事,无论是太医还是先前请来的道长都束手无策。朝野大为震惊,而圣上也挂念爱子,无心朝政,若不是有喻丞相全力主持,想必早已乱作一团,动荡不堪。

 

但对于叶道长而言,这妖物远不及双鬼和狐狸厉害,斩杀起来并不吃力,只是妖物太狡猾,很容易溜走,让叶道长费了不少手脚。

 

幸而喻丞相的独子,现任户部侍郎的喻文州幼时曾有高人赏识,赐给他定身符篆以防身。喻文州将符篆赠与叶道长,使得叶道长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妖物捉住。

 

斩杀妖物,皇子醒来,圣上龙心大悦,盛情挽留叶道长在宫中任职,还赐予府邸田地,为的就是道长能常住京都,保护皇宫。

 

叶道长对这些东西并不稀罕,只是黄少天十分喜欢他,每日粘着他教自己法术,叶道长只年长他三岁,算是年纪相仿,又脾气相投,处起来很是愉快,便暂留京都,陪他玩耍,教他一些小法术。

 

先前帮过叶道长的喻文州也常来寻他们,因为他和黄少天也是好友。

 

这日喻文州带来一坛酒,三人饮酒。

 

叶道长一杯酒下肚,醉意上涌,趴在桌上直说犯困,昏昏欲睡。

 

这时喻文州忽而放下酒杯,问黄少天。

 

少天,你可通晓男女欢好,风花雪月之事?更否亲身试过?

 

黄少天蓦然红脸,张口结舌,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显然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年人。

 

喻文州微笑。

 

我也不曾试过,只是想向道长亲身请教一下,毕竟素日来你我二人聆听过道长不少教诲,或许道长也能在这方面指点我二人。

 

叶道长一听,顿觉不对,就要起身,只是喻文州这时忽然在他身上拍了张纸,赫然就是高人赠与他的定身符篆。

 

叶道长悲愤。

 

你不是说这符篆十分珍贵,天下只此一张吗?

 

喻文州随手掏出一打符篆,笑道。

 

是我不对,骗了道长。

 

其实这符篆要多少我便有多少。若是道长想要,我送你一半也是无妨。

 

黄少天眼看道长,面红耳赤,动作却是毫不含糊,上去就扑住道长,直啃着他嘴唇。

 

老叶啊……

 

你看咱们这么熟了。

 

你就教我几招呗?

 

喻文州轻柔脱去道长衣服。

 

少天,不要着急。

 

这符篆足可使用三个时辰。

 

要是不够,再拍上一张便是。

 

 

叶道长泪流满面。

 

这回终于不是双修,也终于不是被妖物算计。

 

但是被两个普通人撂倒了,这不是更加丢人吗!

 

然而叶道长没想到的是,这还不是最丢人的。

 

更丢人的是,他被两个普通人弄得叫了一夜,转日嗓子都已沙哑,在圣上召见他时,他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04

 

说不出话的后果是极严重的。

 

因为黄少天竟然将他拉着,向圣上请求赐婚,而他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更可怕的是,圣上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竟然当即答应,还勒令宫中即刻准备,务必在十日内将皇子婚典准备妥当,十日后举行大婚。

 

叶道长死死瞪着圣上看了许久,想瞪出他是不是被妖物附身,但毫无结果,只能退了下去,被扣住等待婚典。

 

但这些普通人哪能看住叶道长。道长上次中了符篆,也是因为他那时醉酒,对喻文州又没防备,这回喻文州纵然再想拍张符篆,却也无可奈何,反倒被道长抢了符篆逃之夭夭。

 

等逃出京都,叶道长在路上又耳闻,虚空城的双鬼在找他,要同他成亲;轮回城的世家周氏也在寻他,要他和周泽楷周公子成亲。

 

半路上他还遇到了红狐狸,差点被捉,还是靠着喻文州的定身符篆才跑掉的;结果现在朝廷也下了文书,命令各省注意,遇到叶道长就要把人好好请回来,好让他和皇子黄少天完婚,而主持此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喻文州……

 

叶道长无奈,只得一路狂奔回山上躲了起来。

 

他不甚明白,明明他是个捉鬼的道士,却不料现在竟然变成了被捉的人,搞得他日日不得安生。

 

山上,苏师兄早已在等着他,脸色发黑,一见叶道长就拎着他领子把人往里拖。

 

苏师兄咬牙切齿。

 

元阳丢了,嗯?

 

还被人提亲了,是吧?

 

胆子肥了,还和人双修,我没让你念清心咒吗?

 

 

与其和别人双修,那还不如和我来修,跟我修,不是远远比他们强?

 

 

苏师兄一边说着,一边要脱叶道长的衣服,但是这时他们师父忽然来了。

 

苏师兄连忙收手,叶道长松了口气,师父连连咳嗽几声才道,叶修,有人来寻你了。

 

是谁?

 

苏师兄格外警惕问道。

 

还能是谁?

 

师父看了叶道长一眼,叹气。

 

还不就是你师弟惹下的那些桃花债么。

 

 


评论(112)

热度(3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