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喻叶]如何寻找一个黑巫师[一发完]

喻叶Only/西幻Paro/没头没尾



 

“你是喻神父吗?那什么,我是过来忏悔自己的罪行的。”

 

“我就是喻文州。你是……叶神?”

 

“你认识我啊?”

 

“当然。这座教堂就修建在赏金猎人协会的旁边,我又怎么会不认识协会中被誉为‘斗神’的人呢?”

 

“呵呵,我几年没回协会了,而你之前也不这里,我们没见过面,真没想到你能认出我。”

 

“只是看过你的画像罢了。那么,叶神,请问你想要向我倾诉些什么?”

 

“那我就说了。我这几年没有回协会,是因为我在一直寻找一个黑巫师。”

 

“黑巫师是归于黑暗的邪恶法师,罪不容诛,所有的黑巫师都会受到猎人协会的通缉,你追捕他也属正常,这又怎么会是罪呢?”

 

“我不想抓他,只是想找到他,因为我……喜欢他。”

 

“……”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愣神?”

 

“……不,没什么,请叶神继续说吧。”

 

“我以为他会藏匿在黑暗国度里,因为那里是黑巫师的聚集地。因此我潜入黑暗国度,伪装成黑巫师四处打听他的消息,直到最近才回来。”

 

“黑巫师的行踪十分诡秘,确实是很不好找。”

 

“可不是。而且那个巫师常年披着斗篷,我连他正脸都没瞧着过,更难找了!”

 

“我很疑惑……你连他的长相都没看到过,又怎么会喜欢他?”

 

“谁说喜欢一个人就得看脸了。神还讲究众生平等呢,他是什么样有关系吗?呵呵,我以为你也会这么觉得呢。”

 

“我不是这种意思,只是你没有见过他的长相,就说明你们之间并不熟悉,那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可能是因为他救过我。”

 

“哦?黑巫师也会救人吗?”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确实救过我。他曾经把我从混沌裂缝里拉回来。这就是他太强,又太幸运,这要是其他人靠近混沌裂缝,一早就被吞了,哪儿还能救人啊。”

 

“这也是你的幸运,竟然有人肯从这样危险的地方把你救出来。你很感激他?”

 

“算不上吧,因为我也救过他,还是两次,早就够还他人情了。”

 

“看来你们相遇过很多次,或是一直在一起行动。”

 

“呵呵,我们曾经一起掀翻过一条龙的老巢,他拿做魔药的宝石,我拿金币,互相合作。后来也有过书信往来,也算挺熟的吧!”

 

“可是后来你们的联系是不是突然断了?否则你不会去四处寻找他。”

 

“对,就在几年之前。我以为风声又紧了,他为了避难就先断开了与我的联系,可是后来他就再也没联系过我,所以我就去黑暗国度找他。”

 

“你有没有找到他?”

 

“嗯。他死了。”

 

“……”

 

“黑巫师诈死的办法很多,我以为他是诈死,但是我后来从别的黑巫师手上拿到了他的法杖。黑巫师的法杖就是他们的生命,如果法杖离手,就说明他肯定已经死了。”

 

“既然他已经死了,那么你喜欢他的罪也——”

 

“这不是罪。”

“让他死了,这才是我的罪。”

“是黑暗国度的黑巫师们联手杀死了他。”

“因为他曾经救过我,被他们认定为背叛了黑暗的信仰,所以他们把他杀死了。”

“身体化为齑粉,连灵魂也一同被碾碎,只剩下了一点碎片。”

“死得很惨。”

 

“黑巫师处理叛徒的手段都很残忍……”

 

“对。不过他们以后没法这么干了。”

 

“我听说黑暗国度在几个月前被摧毁了。……难道这是你做的?”

 

“不止我,还有我朋友,我们一起。”

 

“你们不怕以后遭到报复?”

 

“怕什么?根本没剩下几个黑巫师了,再说有,也只是很弱的,想打过我,还太早。”

 

“可是最近确实有一个很强的黑巫师出现了。就是那个称号为‘君莫笑’的黑巫师,他的实力很有可能对你产生威胁。”

 

“哦,那个啊,没事儿。那个黑巫师就是我。”

 

“……你?”

 

“黑巫师有利用灵魂碎片复活的黑魔法,但太高深,我还得从头学起黑魔法,就顺道给自己取了个黑巫师的名号。黑巫师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名,否则会容易遭到诅咒。”

 

“但君莫笑是个很强的黑巫师,不像是初学黑魔法的人。”

 

“呵呵,黑魔法就算高深,但又能高深到哪儿去?几个月也就能全学会了。”

 

“……小心那些黑巫师气得从坟墓中爬出来杀掉你。”

 

“哦,尽管让他们试试,正好想再杀他们一次。黑巫师的骨头正好可以当复活的材料。”

 

“那么复活魔法你也学会了?”

 

“学会了啊,但是我没能复活那个黑巫师。”

 

“失败了?”

 

“嗯,失败了,但不是我的问题,这只能说明那个黑巫师并没死。”

 

“……”

 

“然后我把那点灵魂碎片做成了指引,通过指引可以寻找到灵魂碎片的主人。结果它给我指引到猎人协会的旁边来了。”

 

“……”

 

“对,指的就是你。”

 

“……”

 

“喻文州……索克萨尔。你还想瞒我多久?”

 

“……没想着要瞒你。”

 

“呵呵,没想瞒我还不联系我?”

 

“可我现在没有魔力,又不知道你的行踪,怎么能联系你?”

 

“……没魔力?”

 

“你感受一下。”

 

“……真没魔力了……行了行了,你别抱着我了,我感受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嗯……魔法。”

 

“什么魔法?”

 

“切割灵魂。我将自己的灵魂切成两半,被毁灭的那半注满了我所有的魔力,这样他们就只会注意到我的那部分灵魂,而不会察觉到我的这半灵魂还存活着。”

 

“……怎么不留点魔力?最起码也得送个信儿告诉我你还活着吧?”

 

“用一般的讲法,应该叫改邪归正?你是个赏金猎人,我是黑巫师,身份对立总不是办法。”

 

“但现在我是个黑巫师,你是个神父,还是对立……嗯?你在这儿当神父,该不会是为了……”

 

“对啊,就是为了等到你。”

“叶修,你可真是让我等了好久。”

 

“我也找了你很久。”

 

“现在觉得惊喜吗?”

 

“还行吧,至少看到你的脸之后,觉得你长得还不算难看。”

 

“……嗯?”

 

“可以凑合过一辈子了。”

 

 

就算你看到开头就猜到结尾了,也憋告诉lo主,lo主的智商已经经不起任何打击了(′へ`、 ) 

评论(56)

热度(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