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all叶]有一种信息素的成分是春药 下

#原著向,时间为世邀赛期间,ABO世界观,cp为all叶=v=

 

#叶修为Alpha设定,有喻队Omega设定,AA/BA/OA情节有,慎入(°ー°〃)


#一点也不好吃……


文章目录 



04

 

 

在双唇被喻文州吻住的那一刹那,叶修的表情其实完全是一片茫然的。

 

因为他一点也不记得,他们是如何从“两人关门进屋”直接跳到“自己被喻文州抱住强吻”的这一步的。

 

明明他们两个才刚进来不久,难道他的信息素就引得喻文州发情了?而且发情了还不算,他一个四好青年Alpha,竟然被一个……Omega强吻了?

 

……一个Alpha被Omega强吻了,这算什么?

 

深觉丢脸的叶修连忙按住喻文州的双肩把人往外扯。好在作为一个Alpha,他力气好歹还是比Omega大一点的,再加上喻文州的吻也并不强硬,所以很快叶修就把对方给拉开了。

 

叶修双唇被喻文州亲得发肿,甚至连衣服也被对方扯得有些乱。他一边往门边蹭,一边用手势示意喻文州别靠过来:“你是不是发情了?那就赶紧用抑制剂,我先出去,免得影响你。”

 

谁知喻文州根本不往后躲,反而步步前进,一点点地再度缩小两人的距离。他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叶修,抬手用指腹缓缓抹过下唇,笑笑说:“没发情啊。怎么这么想?”

 

“没发情?”叶修听后没觉安心,反而更加寒毛倒竖,“那你怎么……”

 

“现在没发情,也许再呆久一点就会了。”喻文州温文尔雅道,“我只是在提前酝酿一下。”

 

“文州啊……”叶修说,“难道你想嫁人了?那什么,我真不是个好选择,真不是。”

 

“我没想嫁人。”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上你。”

 

叶修:“…………”

 

叶修:“…………”

叶修:“……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上你。”

 

“…………再说一遍。”

 

“对不起,是不是我太直接了?好吧,叶神,请允许我上你。”

 

“屁!”

叶修那处于蒙圈中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于是他很罕见地爆了一个粗口,飞快地转身就要夺门而逃。

 

喻文州三两步走到他身前再度拦住,微笑道:“我们还没有看资料,你就这么走了,这样真的好吗?”

 

“看什么资料,你根本没想给我看资料。”叶修说,“不行你就发我QQ上——我去,喻文州你给我松手!”

 

叶修又被喻文州给抱住了。他使劲挣脱,虽然还是挣开了,但是也弄得他的衣服无比的乱。

 

可眼下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闻到一种属于Omega的信息素越来越浓,大概是喻文州快要发情了,弄得他身上的信息素也躁动不安,愈发明显。于是他赶紧摆脱了喻文州,刷拉一下打开了门。

 

可谁知喻文州站在走廊里,堵住了通往叶修房间的那个方向,面带微笑,特别纯良而无害地望着叶修。

 

叶修只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实在是浓得有点令人发指,再这样下去,全楼道里可能都会布满了他的信息素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叶修觉得这场面大概真不能看了。

 

可现在喻文州堵着路,他要回到自己的房间也难。

 

这样想着,叶修赶紧四处张望,双眼一扫,结果发现喻文州对面的房间的屋门竟没有关死——这间房似乎是孙翔的房间。

 

就先进孙翔的房间躲一下吧!

 

叶修这样想着,动作也雷厉风行,直接冲上前象征性地敲了一下门,喊着:“孙翔,有急事,我先进来了!”然后他就直接冲进去,反手把门甩上了。

 

一进房间,叶修先松了一口气。

 

——随后在下一秒,他就发现在房间里,刚洗完澡、只在下半身围着浴巾的孙翔正站在那里,双手举起维持着擦头的姿势,满脸呆滞地看着叶修。

 

…………要完。

叶修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

 

“啊啊啊我靠!!!!”

孙翔惨叫着以光速飞扑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紧紧裹成一个球,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对叶修大喊:“靠!!!你没事进来干什么啊!!”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不过我有事。”叶修说.

他又补充一句:“急事儿。”

 

“……………什么事?”

孙翔终于肯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给叶修看。

 

“你这儿有抑制剂没有?赶紧借我用用。”叶修心知这样呆下去也不行,他身上的信息素现在特别浓郁,得赶紧喷点抑制剂压制下去。

 

“抽屉里。”孙翔磨磨蹭蹭地从被子里伸出手,指给叶修看。

 

叶修赶紧去翻,见里面果然有瓶抑制剂,还和自己用的是一个牌子的,于是顿时松了口气,拿着药剂往自己身上喷喷,又往空气里喷了喷。

 

孙翔又在被子里晃手:“……也给我用用。”

 

……得,感情这位也要发情了。但总算比蓝雨那俩货要强,至少还知道要用抑制剂。

 

叶修依言将抑制剂往孙翔面前一递,而后者把憋得通红的一张俊脸露了出来,目光纠结地盯着叶修看。

 

“拿着啊。”叶修又往前送了送。

 

孙翔没接抑制剂,而是小声问:“为什么我闻到你的信息素以后会、会……”

 

“发情啊?”叶修顺口接了一句,随后看到对方的脸变得更红,就含混地说,“我哪儿知道啊,我也不是医生。”

 

“那我们的信息素……难道很契合?”孙翔更小声了。

 

“不能吧,我们都是Alpha。”叶修说。

 

孙翔沉默了。

他磨磨蹭蹭了一会,在叶修的催促下伸手到那瓶抑制剂旁边,然后——

 

直接抓住了叶修的手腕,一把将人拉倒在了床上。

 

孙翔一个翻身,把叶修直接压在了身下。他结结巴巴地说:“是、是不是信息素契合,只要试一试就知道了……”

 

 

我去!

 

叶修惊,正要推开孙翔,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孙翔,你在不在?刚才听见了你的叫声,是不是有什么事?”

叶修一听就听出来了,这是王杰希的声音。

 

没关系……反正他刚才已经把门关上了。无所谓,装死就好。

 

叶修这样想着,却没发现孙翔的脸色已经变了。

 

孙翔说:“我的门——”

 

“刚才孙翔叫的那一嗓子,我去,把我吓得够呛。”现在说话的人换了,是方锐,“孙翔?孙翔!我们知道你在,赶紧把门打开……哟,这门好像没锁上啊。”

 

“不然直接进去看看吧,万一真出事就不好了。”

肖时钦也在说话,看样子孙翔的喊声直接把所有人都引过来了。

 

没锁上?怎么可能?

 

叶修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阻止,外面的人就已经鱼贯而入。

 

方锐先一步跨入门中,东张西望:“人呢,在——我操!!!!”他脚下一滑坐到了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床上的孙翔和叶修。

 

床上的两个人裹着被子,叶修被孙翔压在身下,衣衫不整,满脸通红,而孙翔更是什么也没穿,只在腰间围着浴巾,看他那姿势,似乎是正要对着叶修吻下去……

 

“——锁坏了,正在等人来修……”孙翔呆呆地把剩下的半句话补完。

 

两个人。

在床上。

动作暧昧。

衣衫不整。

 

………………这是捉奸在床啊!!!!

 

 

方锐顿时捂着脸大哭起来:“我真没用,我的老婆竟然在别人的房间跟人卿卿我我,给我戴绿帽!!”

 

叶修说,他不想知道方锐口中的那个“老婆”指的是谁,一点也不想。

 

剩下的人相继进来,均看到了这个场景,脸色各异,反应也都很精彩。

 

当中反应最激烈的是黄少天。他气急败坏地质问:“你不要嫁给我,却要跟孙翔好??叶修!你也太没眼光了吧?!”

 

孙翔本来没想说什么,但一听这话也不高兴了:“跟我好怎么了?我们的信息素特别契合,闻到他的信息素我都发情了!”

 

“我靠,我还发情了呢,你又算什么?”黄少天比给孙翔两根中指,“你快点从叶修身上起来!”

 

“我乐意这么呆着!我凭什么听你的?”本想爬起来的孙翔一听这话,立马又做回原来的姿势,挑衅地看着黄少天。

 

“好小子,你有本事,是男人就来跟你爸爸我打一场!”黄少天叫着。

 

“别闹了。”王杰希皱皱眉,“我们先出去,让他们两个收拾一下。”他转过身,率先往门外走,却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喻队,你这是?”

 

门外,喻文州比起叶修的衣服要更加凌乱,唇上也明显有过被人咬过的痕迹。他笑了笑,迈步走进了房间,看着叶修说:“你刚才还在和我接吻,为什么现在又跑来找孙翔?”

 

所有人:“??!!!!”

 

“所以呢,你是选孙翔,还是选我?”喻文州问。

 

“还是选我?”黄少天补充。

 

所有人齐刷刷地扭头,死死地盯着叶修看。

 

 

叶修一头扎进了被子里,抢夺了孙翔的位置,把自己埋了进去。

 

…………他选择装死。

 

 

 

 

 

彩蛋

 

这事发生以后,几天下来,所有人都在围着叶修打转,明里暗里地试探着叶修的态度。但对叶修来说,好在比赛行程再度忙碌起来,选手们不好分心,于是这事姑且也就被压了下来。

 

这天比赛过后,国家队顺利地进入了决赛。为了小小地庆祝,加之再做个动员大会,所有人一起去饭店吃了顿晚饭,吃完后再慢慢悠悠地晃回了酒店。

 

不过回酒店以前,苏沐橙和楚云秀说她们要再去逛一逛,本来有男选手要陪,但让她们回绝了。其他人也只好笑笑,嘱咐她们小心以后就回去了。

 

等到电梯来了,所有人都上去了。

 

这时候叶修觉得自己晚上吃的饭里好像有酒精,弄得他有些头晕,似乎信息素也扩散得有点厉害。不过好在跟所有人坐电梯也只是那么一小会,应该不会有事……

 

“哐!”

 

突然电梯发出一声巨响,随后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了半空中。

 

电梯故障了。

 

一股惑人心弦的味道在电梯里慢慢散开,越来越浓。

 

 

彩蛋·完


评论(217)

热度(3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