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乐叶/霸图叶]粉丝的呼声实在太有影响力了![一发完]

#原著向,时间为第十赛季常规赛期间,cp为乐叶,附带霸图叶(′▽`〃)


#非常魔性,一定慎入!!(′ε` )

 

文章目录


01

 

第十赛季常规赛第二十三轮,霸图战队主场迎战兴欣,最终以8:2的比分顺利赢得比赛。

 

比赛当天的深夜,在霸图俱乐部的宿舍里,张佳乐缩在厚厚软软的被子里刷着手机,屏幕发蓝的亮光落入他眼中,衬得那本就有点忧郁的神情更显得凄清起来了。

 

不过说实在的,其实他现在一点难过的心情都没有,毕竟今天刚赢了比赛——虽然只是场常规赛,但胜在赢的人是兴欣,是叶修,是而他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一定要再接再厉,他总有一天要让老叶这货输得哭出来!要是让这样欠揍的家伙哭着求饶,这场景肯定能让人爽快得多吃好几碗饭。

 

内心火热的张佳乐幻想着叶修跪在霸图战队几人面前痛哭流涕的样子,一个没忍住,噗的一下乐了出来。

 

他美滋滋地回忆着今天比赛的每一个细节,从入场到上场再到散场,每一处都是如此的完美。单挑赛自己发挥得还算不错;团队赛吧虽然自己没上场,但是看着队友们默契的配合也挺舒心;还有粉丝的加油声也是那么的……呃……

 

思及至此,他的思绪很是明显地断了一下,接着脸上便浮现出了一种很是复杂的表情。

 

他真是没想到……霸图对叶修的仇恨居然已经大到了这个地步。

 

且不说比赛之前扔水瓶的那个事,毕竟他没亲眼见到,但他在比赛场里他可是亲耳听见了霸图粉丝们对叶修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嘘声,那嘘声嘘得整齐,就跟经过了精心的排练似的,声势大得连纯属围观党的张佳乐都不由得心里打鼓。

 

但反观叶修,这家伙居然还跟个没事人似的,往台上懒洋洋地那么一戳,表情要多淡定就有多淡定,要多欠揍有多欠揍,顿时就掀起了霸图粉丝新一波的仇恨攻势。

 

“干死他!干死叶修!”

 

不少粉丝激动的怒吼声,到现在还飘荡在张佳乐的耳边萦绕不休着,弹在他耳膜上震得生疼。

 

还在百花的时候,张佳乐就知道霸图对嘉世,特别是对叶修(那时他还叫叶秋,然而改名在转移仇恨这方面上并没有什么卵用)有股格外的痛恨,但这也只限于听说,他没有亲身经历过,直到现在他到了霸图,在主场对上叶修,他方才明白——

 

不,这已经不是痛恨了,这简直就是想把叶修给生吞了!

 

张佳乐摇了摇头,决定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最后再刷下微博,他就该睡觉了。

 

打开微博,张佳乐快速浏览着微博上的动态,给几个职业选手的微博点了赞后,他看到了自己关注的一个插画师有了微博更新。

 

张佳乐是个有着点浪漫气息的家伙,对绚烂绮丽的事物便分外多点偏爱,而这个插画师如若水云星河般的梦幻画风更是让他喜欢得不得了,不但在微博上时时关注着插画师的更新,甚至连画册都已经收藏好几本了。

 

但今天似乎有哪里不对?

 

这次插画师更新的微博中没有直接放图,而是写了几句话,后面跟着条网页链接,让张佳乐隐隐嗅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一字一句地读着更新的文字。

 

『最近读了本小♂说打了鸡血,于是稍微尝试了点不♂一♂样的东西……关注我的汉子们别点链接。还有,千万不要举报我!』

 

这什么意思?

他有些茫然地想着,同时下意识地点开了链接。

 

“我操!”

在看清画页的一瞬间,张佳乐的脸立刻涨得通红了。

 

只见插画师的新画颜色和笔触依旧似云与水那般柔软,而画中有两个浑身赤裸的年轻男人,只是其中一人右手握着另一人手腕,将手指放入口中细细含吮,左手放在那人身下动作着,而另外那人满面晕红,攀着对方的脖颈微阖双眼,神情之间似是欢愉至极。

 

底下配有一行字:这篇文有个黄暴的名字叫做《干死他!》,简直是肉香四溢汁水淋漓,不能更美味!好爱好爱这篇文的,都让我忍不住用大号上小黄图给妹子们安利了!即使是掉粉我也在所不惜!妹子们都快去看去催更啊prprprprpr

 

妈的!干死他!?是叫干死他?!

 

才看清那行字的张佳乐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以至于他眼前一黑,拿着手机的手不由一松,手机吧嗒一下砸到他脸上,疼得他嗷一嗓子就叫出来了。

 

“干死他!干死叶修!”

 

这时候霸图粉丝那充满了豪情壮志的呐喊声再次回响起来,只是这次,却成了让张佳乐几近崩溃的魔音。

 

『……叫做《干死他!》,简直是肉香四溢汁水淋漓……』

“干死他!干死叶修!”

 

插画师的话和粉丝们的喊声交织在一起,让他的大脑愈发地混乱。

 

『不能更美味!』

“干死他!干死叶修!”

 

 

『干死叶修!肉香四溢汁水淋漓,不能更美味!』

 

咚——

张佳乐终于四脚朝天地从床上摔了下来。

 

“靠……”

他捂着磕到地上的脑袋重新爬到床上,脸上除了痛苦以外还有遮也遮不住的红晕。

 

不过这么一摔倒是让他脑子清醒一些,好歹是知道自己不能再想着这件糟糕的事情了。

 

“老叶……”张佳乐嘟嘟囔囔了一句,觉得自己脸上的热度更高了几分,让他颇有些恼怒地把被子拉高蒙过头顶,简直就想这么不管不顾地睡了。

 

………………计划很好,但是。

他睡不着。

 

!!!

 

张佳乐猛地一掀被子,咬牙切齿地摸黑打开了台灯,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瓶安眠药来。

 

这药是在他决定加入霸图时买的,那时粉丝们铺天盖地的咒骂与质问声,以及自己心中极度的愧疚让他夜不能寐,只能通过吃安眠药来帮助睡眠。

 

只是后来他猛然觉悟,愈发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夺冠的信念,便再不用靠吃安眠药入睡,而这瓶没吃完的安眠药他也没有扔掉,顺手留了下来。

 

他倒了杯水喝下了安眠药,自言自语道:“老叶啊老叶,我今天因为你又要吃安眠药了……咱俩这仇大了。”

 

他扯了扯嘴角,关了台灯钻进被窝。在药剂的帮助之下,他很快就沉入梦乡了。

 

 

02

 

绝大多数的梦境都是荒诞而经不起推敲的,张佳乐的梦也是。再加上他又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因而即使他的梦是那样的漫无边际,他也不觉得有什么违和之感。

 

他现在趴在百花缭乱的身上在夜空中飞行,就跟阿凡提骑着他的小毛驴似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带着黑手套的手握着根骷髅法杖,十足一副中二酷炫的反派扮相。

 

——其实他是魔国Q国的大魔王韩文清的下属张佳乐,他的坐骑是一条名为百花缭乱的魔龙,而他则刚刚抓了H国的王子叶修,准备将叶修洗干净打包后再献给魔王陛下。

 

惨白的月光映着张佳乐的面容。他对现在的一切都很满意。

 

魔龙载着张佳乐飞回了独属于他的城堡,他法杖一挥,一扇窗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城堡的大石墙面上。

 

他轻巧地纵身一跃,跳入窗内的屋子。而这间房间则正是关押着王子叶修的那间。

 

屋内的陈设华美却诡谲,加之光线阴暗,这房间就更是添了几分阴森恐怖之感。

 

——只要不去注意大大咧咧坐在床上的那个人就行。

 

“你有烟没?”叶修一见张佳乐就说,“我都快一天没抽了。打个商量,你就算不放我出去也得给我支烟吧?”

 

张佳乐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叶修的那张脸。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一见到这张脸就很焦躁,想要狠狠打他一顿……

 

“没有烟。”张佳乐说,“你想都别想。”

 

“……这还能不能行了?”叶修嘭地躺倒在床上,声音虚弱至极,“又是没烟又是没荣耀的,张佳乐你这是想让我死在这里啊。”

 

张佳乐听了他的话以后翻了个白眼,尽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抬手召唤出几个骷髅魔使,吩咐他们道:“带他去洗澡,然后把他捆起来,我要带他去见陛下。”

 

他的命令下去了,但骷髅魔使并没有动。

 

张佳乐不由得微皱眉头。为什么骷髅魔使突然不听话了?

 

“干死他!”沉寂片刻,一个骷髅魔使突然发出了声音,“干死叶修!”

 

“干死他!干死叶修!”其他的骷髅也纷纷附和着,而且不知怎的,这个屋子里的骷髅竟然越来越多,它们纷纷都在叫嚷着“干死他”和“干死叶修”。

 

失控了!

 

张佳乐吃了一惊,转身就想跑,但是许多骷髅拉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抬起来直接就往床上扔了过去。

 

在这个被扔上床的过程当中,他身上的衣服,包括那件黑斗篷和那根酷炫的法杖居然全都消失了,他就这般赤裸着身体滚到了叶修的身上。

 

“干死他!干死叶修!”骷髅们围在床边诡笑连连地叫嚣着。

 

而同样不着寸缕的叶修则把手臂搭在了他的脖颈上——虽然叶修的表情也难看极了——他则不受控制的执起了叶修的手,将他的手指含入口中,同时另一只手也往叶修的身下摸了过去……

 

 

张佳乐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过来了。

 

他坐起身来,就那样坐在床边沉默了半天,突然抬起头大骂了一声。

 

“靠啊!!”

 

 

03

 

 

对于张佳乐和他的百花缭乱,很多人都笑说这位大神当初创建这个角色时,估计是“浪漫”这个成分倒多了,不但名字漂亮,连打法都是如此华丽,简直就不像是个游戏角色,而是位异世法师,带着他绚烂的魔法降临至“荣耀”这个世界。

 

是而张佳乐还有个称号叫做“浪漫到骨子里的联盟选手”。

 

不过有些人对这些看法很是嗤之以鼻,比如孙哲平,再比如叶修。

 

“张佳乐,你这人,什么就浪漫到骨子里了?你根本就是倔到骨子里才对。”叶修说,“还有弹药专家明明就是枪系的,光影效果也是弹药爆炸制造出来的,说你是法师的那个,这是从哪儿来的小白?”

 

“你懂什么。”

张佳乐当时呸了叶修一声以示自己的不屑:“法师那就是个形容词,用来形容我的打法很璀璨。你当我想玩你们法师系的角色啊?”

 

“别玩,千万别玩。”叶修摆着双手求饶,“就你那总也打不中的打法,当个弹药专家还勉强能救救,要是来当战法,保准场场让人打个perfect,回头人家一看,嗬,原来职业联盟就是这种烂水平,以后再也不看职业比赛了。联盟真要是倒闭了你负责啊?”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张佳乐直接扑上去跟叶修真人pk去了。

 

尽管这次的对话最终以胡说八道不了了之了,但张佳乐不得不承认,叶修对他还是很了解的。

 

他就是倔得不愿意放弃,不愿意认输,从百花到霸图,从第二赛季到第十赛季,年复一年,而他为之奋斗的唯一目标永远也只有——冠军!

 

只有冠军。

 

…………

……

当然,照现在这个状况来看,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冠军,他还需要睡觉。

 

“嘭。”

张佳乐恶狠狠地把自己摔在床上,蒙上被子努力让自己再度睡着。

 

是的!他张佳乐就是个这么有血性的汉子!不就是噩梦?不就是老叶?他才不会屈服,他要睡着,他要睡着,他要睡……

 

给自己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的张佳乐万万没有想到,其实没过五分钟他就睡得雷打不动了。

 

 

这次在梦里他比较兴奋,因为他现在站到了第十赛季的总决赛赛场上,而跟他们争夺冠军位置的则是兴欣战队,是叶修带领的那支战队。

 

聚光灯下,他跟着韩文清他们几个走进了场地,同兴欣战队的一干人握手,走到叶修面前的时候,叶修冲着他微微一笑,道:“准备好今天再哭一次没?”

 

“滚吧,哭的人应该是你。”张佳乐狠狠捏了一下他的手。

 

“我不会哭的。”叶修说,“我得冠军都那么多次了,早就不会因为夺冠而流下激动的泪水。当然你哭是因为你即将再一次获得亚军,我没别的意思,别多想。”

 

张佳乐阴沉着脸把叶修的手甩开了。

 

两队握手完毕,比赛即将开始,但是霸图的人全都没有下场。张佳乐一看这种情况,有点迷糊了,但他也不好意思自己下去,而是跟着自己的队友一起站在台上。

 

这时候张新杰说道:“你们都清楚一会的战术布置了?决赛跟往常的赛事都不一样,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当然记得。不要给叶修反击的机会,做到一击必杀。”林敬言温和说道,“我负责绕后。”

 

韩文清说:“嗯。正面强攻。”

 

宋奇英他们几个也纷纷点头。

 

“你呢?”张新杰突然扭头看向张佳乐。

 

“啊?我……我记得。”

张佳乐含含糊糊地应着,同时有点心虚地瞟了一眼在他们旁边溜达的叶修。

 

对手还留在场上没走,他们就正大光明地讨论战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很好。”张新杰说,“就这样一鼓作气地取得胜利吧。”

 

韩文清说道:“冠军属于霸图。”

 

 

时间已到。比赛开始。

 

——等会开始个毛啊,他现在连键盘都没摸到吧!

 

张佳乐风中凌乱地站在场地中间,向左右看了看他的队友们——他们居然都不下场?这还怎么开打?

 

而兴欣那边,叶修也独自站在他们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正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刻,突然,韩文清动了!

 

是的,韩文清动了!不是大漠孤烟动了,而是韩文清动了!

霸图队长一如既往地向着叶修冲了过去,试图凭借自己的攻势打开局面!

 

尽管张佳乐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这么多个人对叶修一个还需要打开什么局面!

 

他的大脑里现在有十八个李艺博在跳踢踏舞。

妈!的!居!然!是!真!人!p!k!啊!

 

——而且还是他们霸图全员单挑叶修一个!

 

“前辈,掩护!”宋奇英跟进在韩文清身后几步远的位置,与此同时,他万分严肃地冲着张佳乐喊了一句。

 

张佳乐茫然:“掩护,我怎么掩护……?”

 

“再说就来不及了。”

宋奇英咬咬牙:“看来只好由我来掩护了。”

 

这样说着,宋奇英面色冷峻地抬起了手。

 

然后。

他脱掉了自己的队服上衣,并以迅雷之势冲着叶修的眼前扔了过去。

 

叶修敏捷地躲开了。

 

“看来这样还不够。”

裸着上身的宋奇英站定原地,又把自己的裤子脱了向着叶修扔了过去。他回头冲着张佳乐喊:“前辈,请快点掩护队长!”

 

而打比赛一开始就没移动过的张佳乐此刻早已经看傻了。

原来他的百花式掩护……就是脱了衣服再扔过去吗?

 

同样未曾移动的张新杰蹙眉对张佳乐道:“你今天状态很不好。”

 

“……”张佳乐依旧怔怔望着叶修他们几人,神情几乎痴了。

 

“给你加血吧。”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抬起一只脚,嘭地踹上了张佳乐的后腰。

 

张佳乐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你这算是哪门子的加血!?”

 

“让你清醒过来就是我的加血方式。”张新杰淡然言道。

 

场面僵持不下,叶修身形太过灵活,霸图的队员都抓不住他。

 

但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原来是林敬言绕背成功。他冲过前去,趁着叶修躲闪不及之际迅速贴近对方,并且从背后牢牢地架住了叶修的手臂。

 

成功了!成功抓住叶修了!霸图就快赢了!

 

霸图粉丝们此刻的欢呼声排山倒海,在比赛场馆内不停回荡,经久不息。以蒋游为首的一群霸图死忠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们雀跃着,拥抱着,庆祝着霸图即将到来的胜利。

 

冠军,他们就要是冠军了!

 

而兴欣的粉丝和战队成员此刻面如死灰,他们纷纷站了起来,一双双眼睛紧盯着叶修,希望这个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战队队长能在最后时刻创造奇迹,就一如他之前所做的那样。

 

霸图粉丝当然不希望这时候叶修还能力挽狂澜。他们支持的战队此刻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只要做到最后一步……最后一步,就是霸图赢了!

 

那就是……

 

“干死他!干死叶修!”

 

“干死叶修霸图就是冠军了!”

“韩队和张副队加油,干死叶修吧!”

 

“林敬言加油!张佳乐加油!霸图的所有选手加油!”

 

 

“不能辜负粉丝们的期待啊。”

将叶修禁锢在自己怀中,林敬言笑得温文尔雅却又锋芒毕露:“我们会是冠军,不是吗?”

 

“的确。”韩文清深深看了叶修一眼,而后点头,“所以这个时候绝不能放松。要确保最终的胜利。”

 

张新杰看了一会,同张佳乐说道:“我们也过去。”

 

张佳乐恍恍惚惚地跟在了张新杰身后。

 

“不到最后关头,谁知道冠军属于谁啊,是吧老韩老林?”

即使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中,叶修也依然显得很轻松自若:“我看今天张佳乐的状态可不是很好,你们可得把他看好了。”

 

“你放心。”韩文清说,“干死你,只需要我们几个就够了。”

 

话音刚落,韩文清便伸出了手,搭在了叶修裤腰的边缘上,猛然用力向下一拉。

 

与此同时林敬言借着姿势方便,双手往前一探,从衣襟之下滑入衣服内,并将他的衣摆撩了起来,露出了整个胸膛,那颜色,在聚光灯的照映之下白得格外晃眼……

 

 

张佳乐醒来时直接滚下了床。

他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流着冷汗,并了并自己的腿,几乎要哭了。

 

他现在都不敢从地上起来了。

 

 

第二天清晨。

 

张新杰在固定时间内出现在了霸图食堂的门口,而他发现这时食堂里已经有人在了。

 

对此他并不感到惊讶,虽说早晨基本都是他到得最早,但有时其他人心血来潮了就会早早地到达食堂,只是这次,在看清了食堂里坐着的人之后,饶是张新杰也不由感到意外了。

 

因为里面坐着的人是张佳乐,那个能多睡一分钟就绝不放弃六十秒的张佳乐。

 

不过即使觉得意外,张新杰也不是那种会多问什么的人。他只是一如既往地按照规定好的食谱取了早餐,在固定的位置坐好,接着,安静地吃着他的早饭。

 

而直到所有人都到齐了以后,张佳乐还对着他面前的那碗豆浆在发呆。

 

“你怎么了?”

还是林敬言觉得他的状态有些不对,于是出口关心道。

 

张佳乐精神萎靡地抬起头盯着林敬言的脸看。

 

林敬言觉得他目光怪异,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嗙!”

 

张佳乐忽然双手重重一拍桌子,神情激愤地问道:“你们都想对老叶做些什么?”

 

某几个人听了他的话心下不由一动,但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地看着张佳乐。

 

林敬言上下打量着张佳乐:“这一大早上是怎么了?”

 

“他看上去很激动,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张新杰说。

 

韩文清说:“还跟叶修有关系。”

 

“如果是叶神在这里,”林敬言摇了摇头,“他肯定要说’估计是昨晚张佳乐梦见我拿了十七八个冠军,终于在梦里给气哭了’。”

 

“老叶?”

张佳乐喃喃自语着,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站起身来,晃晃荡荡就要走出食堂:“对,我得给他打个电话,打个电——”

 

啪。

经过食堂门口的时候,他脚下不稳,竟被门框狠狠绊了一跤,随后直挺挺地摔在了地面上。

 

好几个人扭过头去,抖着肩,不忍再看张佳乐这幅狼狈的模样。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罕见地叹了一口气:“给他叫医生吧。”

 

“要叫什么医生?”林敬言问道。

 

韩文清看了一眼趴在地上愣神的张佳乐,说道:“外伤的和心理的,大概都需要。”

 

 

补个档,前两天一时脑抽把账号删了…………_(:з」∠)_

评论(42)

热度(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