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色袜子

[双叶]重逢

 双叶年下

有年龄操作,二十八岁总裁秋×十九岁队长叶

皮埃斯:这篇请不要站内转载!!怕被屏_(:з」∠)_




叶修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和哥哥重逢。

 

 

第二届荣耀联盟赛事开启,本就拿到上届冠军的嘉世更是一路高歌猛进,积分遥遥领先。凭借着这样的成绩和陶轩出色的交际手段,新的一年里嘉世拉来了更多公司的赞助,甚至还有个商业龙头公司也表现出了要和嘉世签约的意愿。

 

这是一单嘉世无法拒绝的赞助,但在签约之前,对方明确提出了一项条件:他们的大老板对嘉世神秘的斗神仰慕已久,所以宴席上,叶修必须到场,否则签约免谈。

 

禁不住陶轩的再三恳求,叶修不得已出席了宴席,可推开包间屋门后他就愣住了,因为坐在众人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那个阔别四年之久、大他将近十岁的亲生哥哥叶秋。

 

发现赞助商家的总裁就是叶秋,叶修的冷汗当场流下来了。四年前的某个夜晚,他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把叶秋气得半死,而去年他又把叶秋的身份证偷走,拿到联盟注册——幸好叶秋身份证上的照片是好几年前的,而且他们两兄弟长得极像,最终得以勉强蒙混过关。

 

这期间叶修一直避免与哥哥见面,生怕对方把他捉起来吊打,可千防万防,他却没预料到他们竟会如此突然地碰面,可他的哥哥显然早有准备,英俊的面容上带着一丝笑意,风度翩翩地将嘉世的人请到了座位上。

 

吃饭期间叶修一直坐立难安,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面色都很古怪——嘉世队长和公司总裁长得不但极为相似,而且连名字都“一样”,说是这里面没什么猫腻,谁都不信。

 

唯有叶秋神色镇定,笑着说了一句“有些事情不方便讲,也不方便外传,希望大家可以理解”,就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上了。

 

叶修听到这话,心想着不方便解释,那你就别在这种场合和我见面啊,再一想到回到嘉世后还要和陶轩解释,便有些头大,没什么胃口,可看到满满一桌子都是他喜欢的菜,他又有点肉痛,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塞了满满一肚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双方的赞助合同差不多定下来了,叶秋喝了几杯酒,面上略带一丝红晕,终于站起来说他不胜酒力,需要先回去休息,诸位可以继续。

 

“但我自己一个人怕是走不动。”叶秋轻扶着额头,说道,“我需要有人陪我一起回房间,叶队长,不知你方不方便?”

 

……这是不方便也要方便了。

 

在众人默默催促的眼神中,叶修硬着头皮站了起来,走过去扶着叶秋的手臂。

 

几年不见,他的哥哥比起之前更显得成熟了几分,刚一靠近,那股成年男性的荷尔蒙味就混合淡淡的酒气萦绕在他的呼吸间,那条手臂架在他的肩膀上,轻轻一捏他的肩头,没怎么用力,却也能让叶修感觉到当中蕴含的力量。

 

叶修扶着他走出包间,坐着电梯到了顶楼,他们吃饭的地方就在楼下,楼上就是叶秋和他的下属们住的地方,叶秋的房间在顶楼,是个豪华的套房。

 

才一打开套房的屋门,叶修就想要脚底抹油地溜走,但他的想法早已被他的哥哥看穿,叶秋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用力将他拽进房间里,“咔嚓”一下将门彻底锁上,这才倚着屋门,抱臂扬眉道:“想去哪儿?”

 

“去厕所!”

 

叶修见势不妙,调头溜进了洗手间里,锁上了门锁,将叶秋关在了门外。

 

“瞧你这点出息!”

 

房间内只剩下兄弟两个,叶秋立刻放下了他那副总裁架子,也再没什么温文尔雅的模样,没好气地数落起了叶修:“难道我还会打你吗?”

 

“难说。”叶修躲在洗手间里说道。

 

“我又不是咱爸,我不打你,你快出来。”

 

“你先去走廊站着,然后我就出去。”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出去?你少废话,快出来。”

 

“你先出去!”

 

“你先出来。”

 

“出去!”

 

“出来!——哎,我头好晕……有点疼……”

 

叶秋放低嗓音,发出了几声模糊的呻吟,叶修知道他哥和他一样,都不能喝酒,刚才在酒桌上喝了好几杯,大概是会头晕,但或许这是叶秋在装可怜,引诱着他出去,他不能上当。

 

“嘭——”

外面又突然传来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紧接着便没了声音,叶秋也不再说话了。

 

叶修有些担心,又等了一会,见还是没有动静,终于把洗手间的门打开了,脚下却忽地被什么东西一绊,一个踉跄,身体向前面倒去,结结实实地扎进了叶秋温热的怀抱里,倒在了对方的身上。

 

叶秋的一手手肘撑在地面,支起了上半身,半躺在地毯上,叶修双膝跪着,前身趴在哥哥怀里,下意识地用两只手圈住了哥哥的后颈。叶秋的另一只手按在叶修的背上,扬眉吐气地说道:“看你还往哪儿躲!”

 

“你诈我!”叶修使劲扑腾着。

 

“这叫兵不厌诈,咱爸交的,你都忘了?”

叶秋索性直接躺在地上,双手搂住弟弟的腰,将他紧紧拥着,好让这个小滑头彻底跑不了:“你说,你为什么要躲我?是不是知道自己犯错了所以没脸见我?”

 

“有什么不敢见的。”他这一说,叶修又心虚起来了,“这不就见到了。”

 

“还敢嘴硬?”叶秋一把捏住他的脸,稍微用些力气,往外面扯了扯,“离家出走整整四年,联系时从不告诉我你在哪里,还敢偷走我的身份证,变得这么坏,都是跟谁学的,嗯?”

 

“告诉你我在哪儿,你再跟老头子告密,他非得抓我回去不可……”

 

“谁说我一定会告诉爸了?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信用?”

 

叶秋没了脾气,轻轻叹息一声,将叶修放开了:“你可真是气死我了。起来吧。”

 

叶修从地上爬了起来,摸着鼻尖讪讪问道:“那现在,你是打算带我回去了?”

 

“要是带你回去,我还赞助嘉世做什么?我又不搞电竞这一行。”

 

叶秋脱掉了被折腾皱的西装上衣,又扯松了领带,被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变得乱糟糟的,碎发垂了下来,贴在他的脸上,显得更年轻了几分,有点像是大学生。

 

“你说真的?”叶修狐疑问道。

 

“你都成年了,是时候去做自己的选择了,只要是你想做的事,那就这么坚持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

 

叶秋伸手将叶修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细细地打量了他一会,露出几分满意的神情,说道:“不错,是长大了,个子变高了,也变帅了,没那么像个小屁孩了……不过还是没我高。”

 

“我还有继续长高的潜力,早晚会超过你。”叶修挺起胸口道。

 

“得了吧,都十九的人了,还长什么长。”叶秋正说着,突然身体一歪,靠在墙上,喃喃自语着,“不行,真头晕,站不住了……”

 

“出息。”叶修过去扶着他,一只手放在他的太阳穴上按了按,“不能沾酒还喝了好几杯,活该。”

 

“怎么和你哥哥说话的?扶我去床上,我躺一会。”叶秋微蹙着眉头,靠着叶修的帮助蹭到了床边,毫无形象地敞着怀仰躺在床上,吩咐着站在床边的叶修,“去,给我倒杯水。”

 

“你自己去。”

 

“别闹,乖,给我倒杯水。”

 

叶秋闭着眼睛,听声辨别方向,伸手一拍,便拍到了叶修的身上,发出“啪”的一声响:“你天天坐在电脑前,身上的肉怎么这么多,拍一下腿都能这么响……”

 

“这是我的屁股。”不远处传来了叶修没好气的声音,似乎是已经走过去给他倒水了,“注意点影响,别连你亲弟都下手啊。”

 

“笑话,我又不知道那是你的屁股,再说……”再说他也不会随便对别人动手动脚的……

 

叶秋将头扎进被子里,迷迷糊糊地想着,那大概真的是叶修的臀部,不然怎么会那样丰满,明明他抱着叶修时感觉到他的腰格外细,后背上的蝴蝶骨也很突出,哪里像是长胖的样子,倒不如说这几年下来又瘦了不少……

 

“你要热水还是凉水?”

 

叶修的声音又钻进了他的耳朵眼里。这小子真是,明明出走的时候还在变声期,嗓音有些沙哑,可四年过去,脱离了变声期,他的声音竟然变得比以前还要好听,又长得和他一样帅,还不知道勾引了多少小姑娘……

 

“凉的吧。”叶秋缓缓翻了个身,脸上被酒精蒸得发烫,心里也隐隐有些躁动,似是在对什么不满着,可是再一试图去追溯这份莫名情绪的源头,却又什么都找不到。

 

是什么呢……

 

 

“给你水。”

 

叶秋闭着眼睛,感觉到眼前有阴影在晃动,自家弟弟的声音近在咫尺,似乎是正在俯视着他。叶秋被酒意和睡意一同笼罩,愈发不想动弹,思绪也变得分外迟缓,竟低声说道:“你喂我喝……”

 

“你也不嫌丢人啊。”

 

叶修这样说着,却还是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扶着叶秋坐起来靠在他怀里,把水递到他的嘴边。说道:“你沉死了,快喝——”

 

“哗——”

 

叶秋伸出了有点发抖的手,却没接住水杯,杯子往下一倒,满满一杯水全都洒了出来,浇得他们两人满身都是水。

 

冰凉的水渗透布料,贴上皮肉,让叶秋瞬间清醒过来,赶紧拉着叶修从床上站起来,掸落身上的水,只可惜为时已晚,他们身上的衣服还是湿了一大片,连带着也湿了。

 

叶秋懊恼地低骂一句,赶紧给客服打电话,客服速度很快,马上来换了一套床上用品。

 

待人走后,叶修拉了拉身上湿掉的T恤,嫌弃地说道:“你太废了,喝个水都能弄成这样。”

 

“你也有责任,谁让你松手那么快。”叶秋扯掉领带,又脱了衬衫,赤裸着上身说,“弄成这样,你今晚就住这里,我去给你老板打电话,你快去洗个澡。”

 

“不用了,我这样也能回去。”

 

“让你去就去。”叶秋无情地将人推进浴室里,顺手扔了一条他从没穿过的崭新内裤,“洗不干净不允许你出来。”

 

“成吧成吧……”叶修在里面嘟囔着说道。

 

 

待叶秋洗漱完毕,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时间已经将近半夜十二点,不过他的弟弟却已经显得很精神,正坐在床上兴致勃勃地玩着他的手机,没有丝毫的睡意。

 

叶秋张了张嘴,正要开口教育一下弟弟要早睡早起,目光却先一步落在弟弟的身上。

 

叶修没带睡衣,身上穿的就是酒店的浴袍,却被他穿得松松垮垮的,胸前露出一大片皮肤,下摆也分得很开,露出那双交叠在一起的腿,连雪白的大腿也露出许多,甚至连内裤的边缘都隐隐可见。

 

此时此刻,叶秋才觉得自己大概真是喝醉了,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自己弟弟的那双腿真白真漂亮,还认为若是这双腿被他抬起来缠在自己的腰上,轻轻地打着颤,肯定会变得更加迷人。

 

可他并不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任何罪恶感,他甚至还站在原地坦荡地欣赏着那漂亮的长腿,直到叶修察觉到水声停了,抬起头来就看到叶秋在盯着他,不由暂停了游戏,奇怪地问道:“看什么呢?”

 

“没什么。”叶秋随手放下浴巾,走过去爬上床,在叶修身边坐下,头凑过去看着手机里的屏幕,心不在焉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下了个游戏玩,练手速的。”叶修说。

 

“这是我的手机,我让你动了吗?”叶秋倒是也不在乎叶修怎么摆弄他的手机,只是随口一问。

 

“什么你的我的,你是我哥,用得着分这么清楚吗?”

 

“那你倒是叫我声‘哥哥’啊,咱们见面这么久,你有好好叫过我一声吗?”

 

“这不重要……”

 

“快叫我一声,不然手机不给你玩了。”

 

叶秋把手机按在了叶修的大腿上,手指触碰到那温热嫩滑的皮肉,顿时心神一荡。

 

“哥哥。”叶修为了玩手机,叫得毫不拖泥带水。

 

“乖。”叶秋心里高兴,连嗓音都柔软了两分,正要抬手摸摸叶修的头发,手指却碰到了棉质的布料,还有一种软肉的触感——他不小心碰到了叶修的内裤。

 

只是被这么轻轻一碰,叶修就条件反射性地缩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道:“把手拿开。”

 

“这么敏感?”叶秋露出一丝笑意,不但没收手,反倒变本加厉地将整只手都覆盖上去,迅速摸了一把,“是不是自己都不怎么弄?”

 

“说什么呢!”叶修浑身一抖,面色绯红,双腿紧紧合拢在一起,丢下手机,伸手去推开叶秋的手,“不弄的人是你这个老年人,我每天一夜七次,精神得很!”

 

“一夜七次?我弟弟真可怜,居然有早丨泄的毛病。”

 

叶秋揉着手心下的软肉,察觉到内裤穿在叶修身上也松松垮垮的,心里更是得意:“你看你穿我的内裤这么松,很明显比我小了好几个型号。”

 

“你放屁……嗯……”

 

叶修蜷着腿,被自己的哥哥不停揉着,已经有些支撑不住,那东西已经有些鼓胀起来了,可还是在嘴硬着:“肯定是你故意买大号的,这内裤穿在你身上肯定会掉下来……”

 

“是不是大号的,你一看就知道了。”

 

叶秋摸着叶修,越来越兴奋,还拉着叶修的手,放在自己腰间的浴袍带子上:“来,替我解开,我让你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你哥哥真正的尺寸……”

 

 

 

鉴于wb被封了,所以……所以就这样吧!

另外再强调一遍,请菇凉们不要站内转载,怕被屏蔽…………

评论(157)

热度(1598)